原帖由 carlo 于 2007-7-11 00:50 发表


没错,我的确最欣赏忧伤深沉的音乐, Brahms, Schubert, Schumann, Rachmaninov, Scriabin, Mahler都是我的挚爱.

而Bach的一些钢琴作品最能使我进入所谓的无我之境, 读书学习的时候听听不会影响工作效率,更 ...

英国组曲在电视上看到过,配上当地地貌,山谷丘陵,雾霭山峦,真的是很浪漫美妙...
Share |
Share

TOP

原帖由 sunrisesunset 于 2007-7-11 12:34 发表
Fussfun,有好事等你~
http://www.csuchen.de/bbs/viewthread.php?tid=257937&pid=810093291&page=3&extra=page%3D1:flyheart:


:fragezeichen:
A Za A Za Fighting !!!

TOP

原帖由 carlo 于 2007-7-11 00:50 发表


没错,我的确最欣赏忧伤深沉的音乐, Brahms, Schubert, Schumann, Rachmaninov, Scriabin, Mahler都是我的挚爱.

而Bach的一些钢琴作品最能使我进入所谓的无我之境, 读书学习的时候听听不会影响工作效率,更 ...
最近刚收了一套Barenboim(自弹自指)和柏林爱乐的Mozart 钢协, 正在一首首地细细品味. 刚刚爱上了其中的第15号, 非常喜欢第三乐章中如泉涌般流淌出的旋律和其跳跃性的舞蹈性节奏.

想象一下你家的收藏,简直让人垂涎三尺~
偶要努力赚银子,争取早日赶上你哈

TOP

原帖由 sunrisesunset 于 2007-7-10 23:44 发表
感觉你好象比较喜欢忧伤深沉的音乐:naughty:
我通常喜欢明朗一点的,所以《安魂曲》这样的东西,通常都没有耐心从头到尾认真听完一次,压迫感太强烈了 我也最喜欢魔笛,最初是因为那首惊人的夜后的咏叹 ...


今天专门找来第20号钢协,发现自己原来很熟悉它的第二乐章,若干年前在一个合辑里听到过的。

喜欢第一乐章的深沉气息和悲壮感,催人奋进而毫无沉沦的倾向。

夜后要复仇的那首华丽的咏叹调(Der Hölle Rache kocht in meinem Herzen)估计是《魔笛》里最脍炙人口的唱段了,不过它对花腔技巧的要求太高,功力欠佳的女高音唱出来效果会打不少折扣的。我其实更喜欢第一幕夜后最初登场对王子唱的那首咏叹调(Oh zittre nicht,mein Sohn!),其中兼具深沉哀挽和华丽惊艳的花腔唱段。若是在现场观看,加上舞台布景和灯光的效果(一般夜后会在布满星光的夜空背景和烟雾缭绕中隐隐出现),绝对是赏心、悦耳更悦目!

TOP

原帖由 carlo 于 2007-7-11 00:50 发表
... 我也曾不太喜欢Mozart,觉得他的音乐太过平淡,缺少大悲大喜的戏剧张力. 最近意识到了要对其进行再认识的必要性. 也许是发现了"最深沉的悲哀和忧伤是从不会被表露的吧",也许和自己年龄的增长有关吧. 说到安魂曲嘛,其实我是对所有的宗教题材的作品感兴趣的,所以Mozart也没放过.最近刚收了一套Barenboim(自弹自指)和柏林爱乐的Mozart 钢协, 正在一首首地细细品味. 刚刚爱上了其中的第15号, 非常喜欢第三乐章中如泉涌般流淌出的旋律和其跳跃性的舞蹈性节奏. 听了太多浪漫乐派的东西, 大概耳朵已经有些麻木了, 所以一听到这么欢畅的音乐竟有些难以自已的兴奋! 真是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含过甘草,最好是生的,刚放入嘴的时候,其淡如水,含久了,慢慢地就有一丝甘味出来,清新的,绝不浓烈,含得越久,其味越淳厚,但永远是温和的,一定不会甜过头,就算你最后把它拿掉,嘴里还是有那丝甘香之味久久留存,和莫扎特的音乐给我的感觉是一样的...
专业人士为他绚丽多姿的完美技法和精妙构思如痴如狂,据说后世有好事者专门考证过,拿了莫扎特和贝多芬的乐谱原稿比较过,前者工整清丽,一气呵成,完全没有涂改痕迹,仿佛有人用心地誊抄过一遍一样,天才的大脑就是发达,所有的音乐都先在脑子里构思成熟,人们看到的他作曲的过程,其实只不过他把脑海里的东西复制在乐谱上的过程而已,所以有时候世人为他作曲效率之快,产量之丰而惊诧不解,但真正的乐曲产生的过程,别人是不得而知的;而后者的就惨不忍睹,一团乱麻,他靠的就不是天才,而是harte Arbeit。
有人说莫扎特的音乐是需要剥去外面的糖衣理解隐藏在背后的东西,所以很多年之后你的心境改变回过头去听,会听出和当初不同的心情。这也许就是他与众不同,之所以伟大的原因吧。
至于为什么他的音乐似乎从不为生活和境遇的困苦所影响,也一直是困惑我的问题,我听不出一丝故意做作和掩饰的痕迹,一切都是那么流畅自然,也许是天性使然吧。很久以后的后来才知道他是水瓶座的,就试着从星座上去分析,似乎能够说得通:瓶子们的思想总是流动的,是最博爱(大同思想) 和富人道主义的人类,常常对自己的具体境遇特别是物质和名誉上的东西是不上心的,所以总是能从本身的磨难中跳脱出来,带着超脱戏谑的心在观察和体会人类的生活和情感,所以虽然没比较过,但我感觉他的安魂曲应该有和其他人的不同的境界在里面,即使偶尔想起悲惨的境况也会忍不住掉下泪来,也会偶尔表现和掺杂在乐曲里,但是很快孩童的心就跳出来,占据了他的思想,挑动他的灵感,虽然有悲伤,但流动的心绪却不会停留和沉浸在里面,直到生命之末,能量耗尽,所有的内心最深处的情感才不受限制地宣泄出来,就好像我们在第41号交响曲和安魂曲中所感受到的...
嗯,对了,可不可以问下Carlo你是什么星座的?猜想应该和土象有莫大的关系,嘻嘻:naughty:

TOP

原帖由 sunrisesunset 于 2007-7-11 20:16 发表


不知道你有没有含过甘草,最好是生的,刚放入嘴的时候,其淡如水,含久了,慢慢地就有一丝甘味出来,清新的,绝不浓烈,含得越久,其味越淳厚,但永远是温和的,一定不会甜过头,就算你最后把它拿掉,嘴里还 ...


你对自己感受音乐的描绘真是又细腻、又贴切!
我一谈音乐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呵呵

对星座实在没什么研究,查了一下,应该是摩羯座。不知道有什么说法么?

TOP

原帖由 carlo 于 2007-7-11 20:33 发表


你对自己感受音乐的描绘真是又细腻、又贴切!
我一谈音乐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呵呵

对星座实在没什么研究,查了一下,应该是摩羯座。不知道有什么说法么?


啧啧,大才女就是厉害啊,果然猜中了。

摩羯就是土相的

你两的造诣确实高,赞一下。

TOP

原帖由 carlo 于 2007-7-11 20:03 发表
喜欢第一乐章的深沉气息和悲壮感,催人奋进而毫无沉沦的倾向。


原帖由 carlo 于 2007-7-11 20:03 发表
夜后要复仇的那首华丽的咏叹调(Der Hölle Rache kocht in meinem Herzen)估计是《魔笛》里最脍炙人口的唱段了,不过它对花腔技巧的要求太高,功力欠佳的女高音唱出来效果会打不少折扣的。我其实更喜欢第一幕夜后最初登场对王子唱的那首咏叹调(Oh zittre nicht,mein Sohn!),其中兼具深沉哀挽和华丽惊艳的花腔唱段。若是在现场观看,加上舞台布景和灯光的效果(一般夜后会在布满星光的夜空背景和烟雾缭绕中隐隐出现),绝对是赏心、悦耳更悦目!

我要看现场~
嗯嗯,绝对同意,功力不够的唱出来简直是对耳朵的折磨,听过萨瑟兰的版本,有如天籁,令人忘俗,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别的好版本推荐?

TOP

原帖由 carlo 于 2007-7-11 20:33 发表


你对自己感受音乐的描绘真是又细腻、又贴切!
我一谈音乐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呵呵

对星座实在没什么研究,查了一下,应该是摩羯座。不知道有什么说法么?

厚厚,本来很想说摩羯的啦,保险起见最后还是忍住,又唬倒一个,好开心:girlshy:
Fussfun应该很开心,看她特别欣赏魔羯金牛什么的
没有啦,瞎猜的,因为感觉你性格比较沉稳,比较符合土象星座外表特征;思想深邃,追求博大深沉的情感,证明内心可能也是这样的,除了魔羯有谁能够做到这样,所以金牛和处女这另外两个土象星座都排在其次。

TOP

原帖由 sunrisesunset 于 2007-7-11 20:16 发表
专业人士为他绚丽多姿的完美技法和精妙构思如痴如狂,据说后世有好事者专门考证过,拿了莫扎特和贝多芬的乐谱原稿比较过,前者工整清丽,一气呵成,完全没有涂改痕迹,仿佛有人用心地誊抄过一遍一样,天才的大脑就是发达,所有的音乐都先在脑子里构思成熟,人们看到的他作曲的过程,其实只不过他把脑海里的东西复制在乐谱上的过程而已,所以有时候世人为他作曲效率之快,产量之丰而惊诧不解,但真正的乐曲产生的过程,别人是不得而知的;而后者的就惨不忍睹,一团乱麻,他靠的就不是天才,而是harte Arbeit。
有人说莫扎特的音乐是需要剥去外面的糖衣理解隐藏在背后的东西,所以很多年之后你的心境改变回过头去听,会听出和当初不同的心情。这也许就是他与众不同,之所以伟大的原因吧。
至于为什么他的音乐似乎从不为生活和境遇的困苦所影响,也一直是困惑我的问题,我听不出一丝故意做作和掩饰的痕迹,一切都是那么流畅自然,也许是天性使然吧。很久以后的后来才知道他是水瓶座的,就试着从星座上去分析,似乎能够说得通:瓶子们的思想总是流动的,是最博爱(大同思想)和富人道主义的人类,常常对自己的具体境遇特别是物质和名誉上的东西是不上心的,所以总是能从本身的磨难中跳脱出来,带着超脱戏谑的心在观察和体会人类的生活和情感,所以虽然没比较过,但我感觉他的安魂曲应该有和其他人的不同的境界在里面,即使偶尔想起悲惨的境况也会忍不住掉下泪来,也会偶尔表现和掺杂在乐曲里,但是很快孩童的心就跳出来,占据了他的思想,挑动他的灵感,虽然有悲伤,但流动的心绪却不会停留和沉浸在里面,直到生命之末,能量耗尽,所有的内心最深处的情感才不受限制地宣泄出来,就好像我们在第41号交响曲和安魂曲中所感受到的...


莫扎特,呵呵,27号的

相信莫扎特是理想主义者,最大的快乐和动力是他的理想和向往,只要有这个理想和向往,无论现实的条件如何,都会有快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