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水-Die Moldau《沃尔塔瓦河》




1875年4月2日在布拉格首演的斯美塔那(Bedřich Smetana)的《沃尔塔瓦河》是交响诗《我的祖国》套曲的第二首,是斯美塔那创作中最为世人所熟悉的作品,曾被称为是“水的最高境界”。其中可以听见清澈的泉水、湍流的小溪、宽阔的河流、彭湃的大海。无论是亨德尔为王室乘船游览和帝王登基仪式而谱写的《水上音乐》、拉威尔指尖跳跃的晶莹剔透《水的嬉戏》、德彪西展现出的不同情绪、色彩和感觉《大海》,还是瓦格纳气势宏伟磅礴的《漂泊的荷兰人》里风暴中的无畏航行、和大海的恣意对话、雨过天晴的风平浪静,都没有斯美塔那的《沃尔塔瓦河》那样对水的各种形态全面又深入人心地铺陈叙述描绘。

沃尔塔瓦河,这是一条流经捷克全境的最大河流,它成为祖国壮烈历史的见证。斯美塔那在乐谱中的说明是这样写的:“沃尔塔瓦河有两个源头——流过寒风呼啸的森林的两条小溪,一条清凉、一条温和。这两条溪水汇合成一道洪流,冲着卵石哗哗作响,映着阳光闪耀光芒。它在森林中游弋,聆听猎号的回音,它穿过田野,饱览丰盛的收获。欢乐的农村婚礼的声音传到它的岸边。月光下,水仙女唱着迷惑人的歌曲,在那波浪上嬉戏。近旁荒野的悬崖上,保留着昔日光荣和功勋回忆的古城废墟,在谛听着它的波涛喧哗。沃尔塔瓦从斯维特扬峡谷的激流中奔泻而出,冲击着岸边峭壁,掀起浪花,轰轰作响。而后,到美丽的布拉格近旁,它的河面更加宽阔,卷着滔滔波澜,从古老的维谢格拉德旁边流过,在这里,它显出自己全部的瑰丽和庄严。沃尔塔瓦继续滚滚向前,最后逐渐消失在远方。”

    00:00沃尔塔瓦河的源头是两条小溪。在乐曲的引子里,长笛和单簧管的两种不同的流动音型,形象地出现了黎明时分沃尔塔瓦河源头的潺潺淙淙的山泉。小提琴清脆的拨弦和竖琴晶莹剔透的泛音不时出现,犹如清泉涌出的浪花飞溅,闪烁着点点银辉……(觉得这里的几声三角铁特别的有意思,象阳光下跳跃的浪花上偶然闪烁的亮光)
  01:06弦乐器奏出了宽广、抒情的基本主题。这个主题充满了迷人的诗意,时而又有着史诗般咏唱的特征,抒发了作者对沃尔塔瓦河的无限热爱。
  02:34 沃尔塔瓦河流过了茂密的森林,猎人的号角以明朗的大调色彩在森林中回响着。这段音乐表现了正午时分的大河在山门沟壑中翻腾、奔跑,一往无前。
    03:39 沃尔塔瓦河流过了村庄,岸边传来了轻盈欢快的波尔卡舞曲。这是黄昏时分,村民们正在载歌舞地举行婚礼。
  04:50 欢快的节奏向远处隐去,舞曲的回声逐渐消散,音乐也逐渐转弱。

    05:10木管乐器宁静柔和的鸣响中,夜幕徐徐地降临了。音乐充溢着神秘幻想的色彩。优美动人虚无飘渺的主题由加了弱音器的小提琴在高音区缓缓地奏出,这是一群美丽的水仙女在银白的鳞鳞月光下翩翩起舞。长笛和单簧管不停地吹奏着流动音型,还有竖琴的拨奏,朦胧的月光倾泄,沃尔塔瓦河静静的流淌着。
  07:49黑夜将逝,表现沃尔塔瓦河的基本主题在黎明中出现。音乐渐强,乐队的全奏,铜管乐肆虐的喧嚣,木管乐尖锐的啸叫,描写了河流在圣约翰湍滩,峡谷中所形成的汹涌激流,惊涛骇浪猛烈地撞击着陡崖峭壁,发出雷鸣般的轰响,构成了一幅惊心动魄的画面,达到了戏剧性的高潮。
  10:00 终于,滔滔的河水映着初升的太阳冲出了险境,景色豁然开朗。沃尔塔瓦河变得波澜壮阔,意气风发。大调的基本主题由乐队全奏着,显得更加宽广妩媚而感人至深,充满了欢乐利力量。沃尔塔瓦河流过了布拉格古老的维谢格拉德城堡,第一首交响诗中史诗般的“维谢格拉德”主题两次响起,这个主题象征着捷克人民的伟大和光荣,整部交响诗集也有机地贯穿在一起。
  12:03 最后,小提琴上奏出了波动的旋律,宛如河水从容地流向天际,流向远方……结束的和弦硬朗,爽快.  

  这部作品的最佳CD版本有:
  l、库贝利克指挥波士顿交响乐团版(DG429183-2)。库贝利克(1914-1996)气宇非凡,修养深厚,是20世纪著名的指挥人师之一。他敏锐的音乐感受力、清晰明快自然稳健主观即兴的风格特征给欣赏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波士顿交响乐团弦乐优美无比,铜管辉煌宏大,充满了华贵的气息,灌录了无数让世人爱不释手的杰出唱片。这张唱片充满了激动人心的理想境界,日本《唱片艺术》评为“最佳名曲”。
  2、斯托科夫斯基指挥RCAVictor交响乐团版(BMG61503-2)。这个版本音效极佳。
  另外,克尔蒂斯指挥伦敦交响乐团的版本,卡拉扬指挥伯林爱乐乐团的版本也是非常出色的





[ 本帖最后由 sunrisesunset 于 2007-7-24 18:57 编辑 ]
Share |
Share


波希米亚(Bohemia,位于捷克斯洛伐克的西部地区,原属奥匈帝国的一部分,是行走于世界的吉卜赛人的聚集地)的音乐家和音乐生活在十九世纪以前,和西方音乐的发展历史有着密切的关系,尤其对维也纳古典乐派发生过积极的影响。但它的音乐创作基本上没有形成独立于西欧音乐(尤其是德意志音乐)的民族风格。十九世纪音乐历史上的浪漫主义思潮,民族乐派成为其中一股强劲的潮流,它随着欧洲各弱小民族解放运动的开展而兴起、壮大。以斯美塔那、德沃夏克为代表的捷克民族乐派也在此时崛起。斯美塔那(1824—1884)一生从事积极的创作和社会活动,致力于通过音乐来唤起同胞民族意识的事业,他大量的歌剧、交响诗和其他创作,都是以波希米亚历史上、宗教战争时期,反抗异族统治者的民族英雄的故事传说作为题材,或描绘祖国的田野风光、自然美景。他被后人尊称为“捷克民族音乐之父”是当之无愧的,而当德国法西斯占领捷克时,禁演斯美塔那的作品,也正是惧怕他音乐中所饱含着的炽烈的民族情感。
交响诗symphonic poem这种体裁是由李斯特创造的,但斯美塔那的交响诗具有自己的特色,与李斯特交响诗的那种抽象理念、内在哲理性的特征不同,而是一部描绘性较强的交响诗,它直白、坦率地抒发出对民族英雄、瑰丽山川的歌颂、描述和赞美。



《我的祖国》第一段《维谢格拉德》,这是一座古老的城堡,它的名字象征着捷克古国的光荣显赫,以及骑士们的征战凯旋。第三段《萨尔卡》,取材于“萨尔卡和她的娘子军”的古老传奇故事。萨尔卡是捷克民间史诗中一位勇敢智慧的女英雄。第四段《捷克的田野和森林》,这是作曲家用音乐描绘出他想象中的捷克大地、原野森林,及所引起的内心情感体验。第五段《塔波尔城》,“你们是上帝的战士”,这是在赞颂十四、十五世纪间的捷克宗教改革——胡斯运动的战士们,他们以塔波尔城为据点,反抗罗马教皇、德国皇帝的英勇斗争事迹,永远成为捷克民族不屈意志的象征。最后一段《勃拉尼克山》,传说中胡斯的英雄们并没有真正死去,他们长眠于为他们而裂开的勃拉尼克山中,一旦祖国需要,他们立即会起来继续战斗。斯美塔那满怀热爱祖国的强烈激情,写下了这部构思宏伟、诗意盎然的作品,并亲自为它们撰写了散文式的标题说明。作曲家为完成这部巨作,花了从一八七四年到七九年的整五年时间,各部分先后完成并陆续公演,遗憾的是,待全部作品完成时,作曲家已因耳疾,听不见任何声音了,但斯美塔那的心伴随着他的音乐留给了世人。

TOP

TOP

因此也爱上布拉格...旧游记半篇,与大家分享:
脑袋随着Bus颠簸的节奏昏眩,苍茫的夜色中突然看见一大片绚烂的灯火,难道已经到达梦想中的布拉格?...
高跟鞋敲打着经历几百年风雨的石子路,在静谧的夜里那清脆的声音听得分外清晰。有人笑:你穿错鞋了!我也笑:不,这让我想起古老的马车经过的声音...到处是完整的鹅卵石铺就的石子路,是布拉格留下的第一个深刻的印象。
夜已渐深,走在夜色笼罩的查理大桥,凝看桥上昏黄的灯柱,圣徒们无语伫立,回头是无数教堂尖塔的叠影,前面远方是若隐若现的布拉格城堡,突然有时空错乱的感觉,说不出的深远神秘...罗马古老残破,萨尔茨堡精致小巧,只有布拉格,让人心里感觉丰盛而安宁。
黄金小巷象童话中的小人国,彩色的小门小窗,连饮水池和花圃也是小小巧巧的,卡夫卡为什么选择住在这里呢?是因为他的心里也想望童话的国度吗?但他留给世人的却都是些让人回味思索的思想,可见,人,确实是矛盾的...
白天的布拉格是色彩的世界,红房子,教堂或蓝或绿又或黑的圆顶,点缀在深秋的红红黄黄的叶子中,充盈丰满的感觉。每年秋天都想去看叶子,想不到今年是在布拉格看的,今年秋天不白过.
这次出行第一次没有做任何功课,但是就算漫无目的地走在布拉格街头,你也会不断地收获惊喜,整座城市几乎都是完整统一的巴洛克风格的建筑,精致的廊柱和墙上的雕花和人像,中世纪的欧洲人不是一般的奢侈啊。

TOP

顶一下,我恰好有上面提到的第一个版本:Kubelik/BSO。不过以今天的标准衡量,这张唱片的录音质量并不算太出色。

TOP

回复 #5 carlo 的帖子

还有什么更好的版本, Carlo来推荐一下吧

TOP

回复 #6 sunrisesunset 的帖子

作为捷克人的Kubelik本国作曲家作品具有一定的权威性,据说有一版他和捷克爱乐乐团在布拉格之春音乐节的现场录音非常出色,不过我本人也没听过。

Karajan无论和柏林爱乐还是维也纳爱乐的版本录音都还不错,就是音色处理地太过厚重,火药味浓得让人觉得是在听瓦格纳。

TOP

回复 #7 carlo 的帖子

不同的版本听起来感觉是很不一样,我贴的这个不算好的版本,觉得特别是开头的双簧管吹得太不够流畅灵动有生气,其他的觉得还可以,本来还有一个更好的版本,可惜链接不太顺畅,只好忍痛放弃,有兴趣的可以试试看。

http://www.yblxx.com/wangh/music/gdfetwh.mp3

TOP

回复 #8 sunrisesunset 的帖子

你是指开头象征Moldau源头小溪的两把长笛的对话吧?
的确,速度定得较慢,音乐缺乏一定的流动感.不过这段长笛独奏也确实有一定难度, 需要有相当流畅的指法和连贯的气息.

TOP

回复 #9 carlo 的帖子

一直以为是一支双簧一支单簧的,这几个的音色我不留心老是搞混,经你这么一说,留心听了下,好像一开始是单簧,后来长笛加进来,不知道对不?就觉得先开始的那个节奏慢了,我是门外汉,站着说话不腰疼,呵呵,但是比较听过就觉得这个功力差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