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棺論定「指揮祭司」朱里尼(1914-2005) ZT

2005年6月14日對愛樂者是個「錐心之日」,指揮大師朱里尼(Carlo Maria Giulini)在義大利北部的城鎮布雷西亞病逝,享年91歲。葬禮17日於他的老家波塔諾舉行。

朱里尼以優雅的風格獨樹一幟,因此被稱為「指揮貴族」,成就足以與卡拉揚、貝姆、伯恩斯坦、蕭提等二十世紀的大師相提並論。在師承派別上,他既無出名的老師,也無徒弟繼承發揚他的手法。 朱里尼恐怕是維也納交響樂團歷史上,第一位非德奧系的首席指揮,僅管身為義大利人,但他所指揮的貝多芬和布魯克納,卻一向有著極好的口碑。他拒絕指揮「沒有感覺」的音樂,尤其偏好德奧作品,儘管從未指揮過華格納的作品,卻不影響他在德奧音樂上的詮釋地位。  

至於義大利作品,當屬羅西尼與威爾第的歌劇無人能出其右,其中除了威爾第的《阿依達》之外,朱里尼幾乎指揮過兩人所有重要作品。  

-從中提琴手起家

朱里尼1914年5月9日出生於義大利南部的巴列塔,父親是木材商,家境富裕。在羅馬聖賽西利亞音樂院就讀時,學習小提琴與中提琴,畢業後(三十年代),朱里尼成為羅馬奧古斯都管弦樂團(Augusteo)的中提琴手,他在這個職務上五年,直到成為首席中提琴手,熟諳樂團的每個聲部。

擔任中提琴手時,朱里尼先後曾在名指揮家孟格堡、華爾特、福特萬格勒、萊納、克倫培勒等人的棒下演奏,領略了不同大師的神韻和風範,收穫與?發甚豐,讓他心生當指揮的念頭。  於是,他又再次重回聖賽西利亞音樂院攻讀作曲,後來向卡瑟拉(Alfredo Casella)與莫利納里(Bernardino Molinari)學習指揮,3年後以優秀成績畢業,並獲得指揮聖西西里交響樂團音樂會的獎勵。  

正當他準備全力展開指揮事業,二次大戰爆發,於是朱里尼事業受挫,先行與小他12歲的美貌少女希羅拉米結婚,一面操琴為生,一面潛心研讀各曲總譜,為日後指揮生涯作準備。大戰初期他曾經擔任義大利陸軍軍官,但因為主張反對法西斯主義,因此當德國納粹攻入羅馬時,朱里尼便藏匿起來,曾躲在妻子親人家中的密室達九個月。  

-解放音樂會綻頭角

1944年(30歲)朱里尼正式展開指揮生涯!該年6月羅馬解放,他欣然接受慶祝德軍解放羅馬音樂會的指揮一職,指揮羅馬聖西西里亞音樂學院管弦樂團,演出布拉姆斯《第四號交響曲》。 不久,他被任命為義大利廣播交響樂團指揮Previtali的副手,1946年升任為該團音樂總監,直到1951年。1945-1950年擔任羅馬電台、1950-1952年任米蘭的常任指揮。  1949年朱里尼參加史特拉斯堡、布拉格、威尼斯音樂節擔任指揮。
1950年知名指揮家托斯卡尼尼(Arturo Toscanini)聽過他演出海頓「月亮世界」後甚為欣賞,邀請他到家中,兩人成為好友,他並受到托斯卡尼尼的指導和關注。

1951年朱里尼被推薦到貝加摩(Bergamo)音樂節,首次執棒指揮歌劇《茶花女》(廣播演出),首演擔綱的女主角因病辭演,由著名女高音卡拉絲入替,結果演出大獲成功,朱里尼的名號不脛而走、倍受讚譽。  戰後1946-1956年曾擔任米蘭史卡拉歌劇院指揮,並從1953年繼另一位義大利指揮德薩巴塔(Victor de Sabata)之後,任史卡拉歌劇院總監活躍於歌劇界,直到1956年辭職。  1955年朱里尼首次在英國愛丁堡音樂節中露面演出威爾第《法斯塔夫》,受到EMI王牌製作人Walter Legge賞識,開始與愛樂管弦樂團有密切的合作關係,也受邀到美國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1958年他在倫敦柯芬園指揮威爾第《唐卡羅》,配上大導演Visconti精采的導戲而蔚為佳話,1959年開始擔任愛樂管弦樂團首席指揮。這段時間朱里尼成為威爾第歌劇的詮釋大師,演出主要以歌劇、合唱曲為主,交響曲為輔。  

-美國時代致力管絃樂曲

1962年他於倫敦演出、灌錄的威爾第《安魂曲》技驚四座,曾有樂評讚為:「音樂性與宗教性完美和諧的結合!」多明哥1969年談到朱里尼指揮的威爾第《安魂曲》也說:「朱里尼的藝術完全是心靈化的,他的『審判日』聽來真像末日審判。」

不過,由於歌劇演出的準備繁雜、變數過多,加上朱里尼對歌劇界的偽善、歌手間的緋聞、導演傲慢等現象的不滿。1967年後他幾乎不再指揮歌劇,轉為專心致力於交響曲、管絃作品。主要合作樂團有:維也納愛樂、柏林愛樂、米蘭史卡拉歌劇管絃、芝加哥交響、洛杉磯愛樂等。  

1968年他成為哈雷管弦樂團客席指揮,1969-1973年受聘擔任芝加哥交響樂團的首席客座指揮,由於當時蕭提為該團首席指揮,因此被樂壇戲稱為「一山容二虎」。 通常的客座指揮是到樂團所在地作客,因此「強龍難壓地頭蛇」,客座指揮很少有人能達到個人意志。但朱里尼擔任客座指揮時,卻能有效運用各樂團的特色,並夾帶音樂意志於其中,彰顯個人風格。主要原因一來是因他有容乃大的性格,二來是他對樂譜的深度了解極具說服力所致。所以,當時芝加哥交響當局的確極有眼光,找朱里尼去客席,可以適度「均衡」長期在萊納、蕭提率領下的威猛。

芝加哥交響之後,1973-1976年間朱里尼擔任維也納交響樂團首席指揮,1983年率過該團巡迴日本。1978-1984年起他成為美國洛杉磯愛樂的音樂總監暨常任指揮。  

朱里尼性格內斂、不擅社交,因此當他出任洛杉磯愛樂團指揮時,在合約上明訂他可以不出席社交聚會,在美國音樂界這樣的舉動堪稱異數。個性謙虛拘謹的他,把自己的指揮工作看德宛如神職般重要,他曾說:「極渺小的我,呈現天才的作品。」不過,當晚年體力漸衰,朱里尼開始對必須長時間排練,與演唱者合作的歌劇敬而遠之。他最後一次指揮歌劇,便是1982年和洛杉磯愛樂合作威爾第的《法斯塔夫》。 1984年辭去洛杉磯愛樂管弦樂團的音樂總監之職後,便以歐美的主要管弦樂團的客座指揮為中心開展活動,遊走各樂團直到退休,不再專職於固定樂團,成為真正的「自由」指揮。 其實,他本來就不適合擔任某一樂團的專任指揮,長時間跟同一樂團工作的那類人。從他生涯歷程中,反而可以看出他擅長「客座」,能夠在不同樂團間維持個人獨特的風格。因此許多一流的樂團,包括曾經由他擔任過首席指揮的,都經常不定期請他去客座。  

-強調深思的音樂性

1985朱里尼夫人身體不好,疼愛老婆的他便辭去指揮工作,在家陪老婆,僅偶爾客串演出,1988年便因健康理由宣佈退休、淡出樂壇,但1989年反而因唱片錄音贏得葛萊美獎。朱里尼的妻子1995年死亡,兩人育有三子。

隨著年紀越長,朱里尼的指揮節奏也變緩,樂壇對此解讀不一,有人認為深刻穩鎮,但也有人等得受不了,但仍一致認為他對音樂的詮釋圓熟老練,令人陶醉。無論是演唱者或演奏者,都在他對音樂的嚴肅態度,以及呈現的絃樂之美中獲得極大啟發。

朱里尼經常中斷指揮工作,讓自己有時間閱讀與省思,他花很多時間去思考樂譜上每個音符背後的意義,以及作曲家們修改樂譜的想法。朱里尼認為自己是在為那些作曲天才服務,因此如果連貝多芬、莫札特這些天才,創作時都必須修修改改,那麼身為「凡人」的他豈能馬虎讀譜,非得窮究一生精力鑽研不可。  因此造就朱里尼精研樂譜,比起其他指揮更擅長地,把音樂與音樂間細膩的內在邏輯搞通理順。

同時,他的演出曲目也變得不廣,他曾說:「我可不需幫新作曲家作業務宣傳。」不過,他擅長的曲子跟不同的樂團都保有超水平,因此常會出現同一曲目不同樂團的錄音,樂評都推薦,例如布拉姆斯《第四號交響曲》芝加哥交響版與維也納愛樂版都有人推薦。 他認為音樂是一種愛的行為,不應和個人事業混為一談,因此「事業」兩字讓他感到反感刺耳。因此從他的錄音中,可以明顯感受到他強烈的音樂性,而非擴張事業版圖的企圖心。  

-勢必一聽的經典錄音  

朱里尼指揮樂團時嚴謹、精準,這點與他的義大利前輩托斯卡尼尼神似,不過在音響效果上,無論是科技進步的幫助或是朱里尼本身對樂團或錄音的要求,都遠勝過托斯卡尼尼,能夠滿足二十、二十一世紀樂迷的發燒要求。  

或許是他年輕時長期擔任過樂團中提手的職務,因此朱里尼對樂團的內聲部質感要求相當高,尤其是中音弦樂與木管樂器,因此他的音樂聽來格外豐富,在優美旋律之外別有內涵。 而且他追求紮實的中低音表現,詮釋起德奧厚重的管絃樂曲十分相契,雖然火力不若萊納、蕭提般猛烈(芝加哥交響在兩人手中可是炮火隆隆!),但卻有股持續慢火的穩鎮,配上他獨特偏慢的音樂行進速度,說服力極強。

朱里尼擅長演出的曲目,是從義大利歌劇、合唱開始,慢慢往德奧交響曲前進,進而拓展到法國印象派的德布西,或俄國國民樂派的穆索斯基。曲目的地域與年代可說相當侷限,不像某些指揮演出曲目五花八門,他的選曲十分挑剔,如此才能精心排練、反覆練習演奏,找到最好的詮釋。

1953年EMI與他簽約,當時與愛樂、新愛樂、芝加哥交響、倫敦愛樂灌錄不少唱片。由於朱里尼不同於一般指揮,對唱片錄音的認知頗深,他認為認為一張唱片就是一部詮釋的歷史紀錄,能給沒機會聽現場的樂迷們最佳享受。  所以他會要求把有生命力的音樂錄起來,往往跟樂團進行大量練習,要團員忘掉眼前的麥克風,演奏十放感情進去,所以朱里尼對灌錄唱片的態度是一絲不苟的,也難怪他的錄音不會有量的氾濫,而且品質相當高,造就他在唱片發燒友心中的崇高地位。

日本樂評小林宗生在他的《指揮家與樂團》一書(國內由世界文物出版),以「精心研讀音樂的真摯姿態所?生出的強烈說服力」為標題,來形容朱里尼的指揮風格。小林宗生更進一步分析過,朱里尼從早年到晚年的風格變化。是篇對朱里尼的錄音表現簡明扼要、深入淺出的總論,相當值得參考!到目前為止,我個人對朱里尼錄音的美學觀與評價,並無法超過小林宗生的內容。  

-不為所動的樂壇祭司

所以朱里尼六十年代初期與愛樂管弦,以及從1968年他成為芝加哥交響首席客座指揮,便在EMI跟這兩個團留下不少錄音,如果仔細聆聽,就可以聽出他與這兩樂團間的微妙關係,相同與相異之處。  這裡頭包括朱里尼為EMI灌錄的莫札特歌劇《唐.喬望尼》,以及威爾第的《安魂曲》,這些歌劇錄音都被愛樂者稱讚為「名盤中的名盤」!尤其是首席女歌手為舒瓦茲可芙(Schwarzkopf)的錄音,在義大利的華麗中還帶有深沉的內斂自省,充分發揮朱里尼的特長。  

EMI另外那套4CDs的《Carlo Maria Giulini:The Chicago Recordings》,則收錄他擔任芝加哥交響樂團首席指揮以來,自1969-1972年的精品,裡頭可以聽到他傳奇的布拉姆斯《第四》、布魯克納《第九》、馬勒《第一》號交響曲等等。 愛樂管絃在他手上一如在克倫培勒手上般穩重,但朱里尼的音樂肌理又多了點筋肉感,比較不膩。反觀芝加哥交響在他手上,卻被馴服得如此內斂理智,除了華麗管絃語法之外,似乎加上更多人文哲學味道,堪稱該樂團最精采的德奧錄音時期。  

朱里尼的維也納交響時期錄音不多,也或許國內樂迷對該樂團興趣不高,因此這裡先略去。到了洛杉磯愛樂朱里尼更為彰顯個人風,最明顯的地方是音樂速度變得異常緩慢,特殊樂段甚至處理得極為厚重,讓這個美國樂團頓時間「熟化」不少。這段蛻變時期的錄音,可以在DG、Sony找到,不過普遍來說國內樂迷也不太領情,我想主要是忽略了朱里尼讓洛杉磯愛樂起的化學變化。

倒是成為自由的客座指揮後,朱里尼在DG步步為營,搭配上維也納愛樂、柏林愛樂,重新又Review了他最擅長的那些曲目,並且加入Michelangli、Zimmermann等鋼琴大師合作協奏曲,更深化他樂壇指揮祭司的地位。  

朱里尼徹頭徹尾是個「怪咖」,他的音樂品味與風格並沒有隨著時代的主流變化,倒不是說他的音樂沒變,而是他的音樂隨著的是自己對樂曲的理解而變,所以變數是內在而非外在的。他站上指揮台,兩腳微開、雙臂平舉時,就彷彿是站在高台的冷靜祭司,在眾目睽睽之下,他永遠知道自己的下個動作是什麼,他永遠知道如何與眾不同,他更知道如何激發不同樂團間的潛力。  這位已經逝去的指揮祭司,有著非凡無比的醒味功能,面對樂迷早已聽膩的經典名曲,他總是能另闢蹊徑、找出深刻的新觀點,讓人們能不斷感受地到貝多芬、莫札特、布拉姆斯、布魯克納、馬勒的偉大。我想西諺:「靜水流深」(Still Water Running Deep)說的就是朱里尼的音樂境界吧!我想,擁有朱里尼唱片的人,在他過世消息傳出後,想必遺憾中仍藏有幾分竊喜吧!


※本文轉載自「古典音樂電子報」



[ 本帖最后由 carlo 于 2007-8-11 01:53 编辑 ]
Share |
Share

回复 #6 sunrisesunset 的帖子

好象还没听说有女生喜欢Wagner, Mahler或Richard Strauss的音乐呢,估计是其中的火药味太浓了吧。

另外德语歌剧大多取自神话故事或和宗教相关的传说,并强调自然或超自然的神秘力量,Wagner的乐剧(Musikdrama)大多结构冗长又少有琅琅上口的咏叹调,看起来经常会觉得沉闷。意大利歌剧中轻松诙谐的喜剧占了相当比重,偏重写实主义风格的作品也不少,加上流传广泛旋律明朗的咏叹调,观众/听众在欣赏的时候更容易产生共鸣。

TOP

回复 #5 carlo 的帖子

我的是芝加哥版
不是太喜欢Wagner,唯一的一个他的CD还是多年前去Neuschwanstein的时候看在Ludwig II 如此宠爱他的面子上才买的 ,雄壮的音乐也只是偶尔听听,总是听可受不了,基本上比较喜欢听安静旋律美好的音乐~

TOP

回复 #4 sunrisesunset 的帖子

应该是台湾的一篇乐评。
我平时很喜欢读台湾的音乐文字,感觉在表达上更随和、亲切,内容上则言之有物能切到实处。不象大陆的相关文章,都是互相抄来抄去的重复信息或过于浮夸虚妄的空洞表达。

朱里尼的《图画展览会》的确是极品,我更喜欢和芝加哥的那版,后来和柏林爱乐的比较内敛但诗意十足。如果喜欢辉煌壮阔坚强有力的音乐可以多听些Wagner。

TOP

原帖由 carlo 于 2007-8-11 00:13 发表
2005年6月14日對愛樂者是個「錐心之日」,指揮大師朱里尼(Carlo Maria Giulini)在義大利北部的城鎮布雷西亞病逝,享年91歲。葬禮17日於他的老家波塔諾舉行。

朱里尼以優雅的風格獨樹一幟,因此被稱為「指揮 ...

感觉这篇乐评像是出自粤港音乐人之手,用词有些地方颇具地方特色,好亲切,呵呵
想不到意大利人也能如此深沉内敛,那种宁缺毋滥精益求精的态度令人敬佩,读到其中一些段落特别感动:
原帖由 carlo 于 2007-8-11 00:13 发表
...對歌劇界的偽善、歌手間的緋聞、導演傲慢等現象的不滿。1967年後他幾乎不再指揮歌劇,轉為專心致力於交響曲、管絃作品。...
...性格內斂、不擅社交,因此當他出任洛杉磯愛樂團指揮時,在合約上明訂他可以不出席社交聚會,在美國音樂界這樣的舉動堪稱異數。
...
他認為音樂是一種愛的行為,不應和個人事業混為一談,因此「事業」兩字讓他感到反感刺耳。因此從他的錄音中,可以明顯感受到他強烈的音樂性,而非擴張事業版圖的企圖心。
...

像这样淡泊名利,完全为艺术而艺术的人,确实是异数,极品,有人说:爱艺术,别爱艺术家。我想一定程度上是有道理的,天生的而且艺术工作所必需的敏感以及无法忽视的名誉得失,有的甚或为了经济的目的,一些艺术家的生活和品德并不如我们欣赏到的其奉献的艺术作品一样美好,所以碰到德艺双馨的艺术人,总是加倍的崇敬。
前段时间想听Toscanini是什么样子,只找到一个Collection,单声道录音加工版,单薄刺耳,杂音严重, 以后都不敢买这样的东西了。
入门的时候听过Giulini的贝五和穆索尔斯基的图画展览会中的基辅大门,印象深刻,非常喜欢,突然在这一刻意识到我好像也很喜欢这种辉煌壮阔坚强有力的音乐,像贝五第一乐章,基辅大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引子之类的,偶尔听听觉得非常过瘾,呵呵

TOP

回复 #2 fussfun 的帖子

主要是几个中文古典音乐论坛,再有就是随即搜索自己感兴趣的内容的,并不成什么系统的.怎么,有什么好的网站可以推荐吗?

TOP

原帖由 carlo 于 2007-8-11 00:13 发表
2005年6月14日對愛樂者是個「錐心之日」,指揮大師朱里尼(Carlo Maria Giulini)在義大利北部的城鎮布雷西亞病逝,享年91歲。葬禮17日於他的老家波塔諾舉行。

朱里尼以優雅的風格獨樹一幟,因此被稱為「指揮 ...

你一般都浏览些什么和音乐相关的网站呢,嘻嘻,想知道
凡是真精gg的帖子一定要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