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帖由 carlo 于 2007-8-11 00:13 发表
2005年6月14日對愛樂者是個「錐心之日」,指揮大師朱里尼(Carlo Maria Giulini)在義大利北部的城鎮布雷西亞病逝,享年91歲。葬禮17日於他的老家波塔諾舉行。

朱里尼以優雅的風格獨樹一幟,因此被稱為「指揮 ...

感觉这篇乐评像是出自粤港音乐人之手,用词有些地方颇具地方特色,好亲切,呵呵
想不到意大利人也能如此深沉内敛,那种宁缺毋滥精益求精的态度令人敬佩,读到其中一些段落特别感动:
原帖由 carlo 于 2007-8-11 00:13 发表
...對歌劇界的偽善、歌手間的緋聞、導演傲慢等現象的不滿。1967年後他幾乎不再指揮歌劇,轉為專心致力於交響曲、管絃作品。...
...性格內斂、不擅社交,因此當他出任洛杉磯愛樂團指揮時,在合約上明訂他可以不出席社交聚會,在美國音樂界這樣的舉動堪稱異數。
...
他認為音樂是一種愛的行為,不應和個人事業混為一談,因此「事業」兩字讓他感到反感刺耳。因此從他的錄音中,可以明顯感受到他強烈的音樂性,而非擴張事業版圖的企圖心。
...

像这样淡泊名利,完全为艺术而艺术的人,确实是异数,极品,有人说:爱艺术,别爱艺术家。我想一定程度上是有道理的,天生的而且艺术工作所必需的敏感以及无法忽视的名誉得失,有的甚或为了经济的目的,一些艺术家的生活和品德并不如我们欣赏到的其奉献的艺术作品一样美好,所以碰到德艺双馨的艺术人,总是加倍的崇敬。
前段时间想听Toscanini是什么样子,只找到一个Collection,单声道录音加工版,单薄刺耳,杂音严重, 以后都不敢买这样的东西了。
入门的时候听过Giulini的贝五和穆索尔斯基的图画展览会中的基辅大门,印象深刻,非常喜欢,突然在这一刻意识到我好像也很喜欢这种辉煌壮阔坚强有力的音乐,像贝五第一乐章,基辅大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引子之类的,偶尔听听觉得非常过瘾,呵呵
Share |
Share

TOP

回复 #5 carlo 的帖子

我的是芝加哥版
不是太喜欢Wagner,唯一的一个他的CD还是多年前去Neuschwanstein的时候看在Ludwig II 如此宠爱他的面子上才买的 ,雄壮的音乐也只是偶尔听听,总是听可受不了,基本上比较喜欢听安静旋律美好的音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