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秘史

本帖最后由 拔剑茫然 于 2019-7-12 13:55 编辑



引子


别看名字里带个哲字高晓哲却觉得,在所有学科里,哲学应该是一门最无聊,最乏味的课程.没想到,因为一次科学讲座,他却迷上了哲学。说是迷上哲学,还不如说是迷上了北京大学哲学系的黄教授。

因为,那次讲座,是黄教授主讲的。


别看名字里带个哲字高晓哲却不喜欢哲学,他觉得,在所有学科里,哲学应该是一门最无聊,最乏味的课程了。没想到,听了一次科学讲座后,他却迷上了哲学。迷上哲学,还迷上了北京大学的黄教授,因为这次讲座的主讲人,就是这位北京大学哲学系的黄教授。

黄教授个子不高,头发蓬松,50岁的年纪,杂乱的头发夹杂一些斑白。黄教授的头型很奇特,前额头很大,而且凸出,后脑勺很尖,也很凸出。远远看去,就像戴着一顶拿破仑的船形帽。黄教授说话语速极快,班上同学经常跟不上他讲课的速度。但他的知识范围特别广。干巴枯燥的内容,经过他别出心裁的旁征博引,变得饶有味道。尤其经常暴出来新观点,新视角。突破哲学枯燥的主题,使学生们眼界豁然打开,用更新的视角,重新审视这个世界。

比如,在这次讲座中,他介绍了人类文明史上的第一缕曙光,5000年前远在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尔文明。以及相邻的埃及文明,甚至把苏美尔的楔形文字,与埃及的象形文字及中国的甲骨文进行了比较。最后,竟然还与中国古代典籍《山海经》互相印证,从哲学的角度分析,书中记载的神奇人物和不可思议的故事,已经可以考证了,书中涉及的地理范围也应该远不止今天中国的范围,书中的广大地域,甚至远达美洲和埃及。而且,书中记载的动物,过去以为是古人杜撰的怪兽,但现在已经发现了生活在美洲和非洲的真实动物。

这本书是神话书,还是历史书?是人类历史,还是神的历史?很值得深入探讨。

什么是神的历史?什么是神?神就是比我们掌握更高级,更先进文明的人。

高晓哲读过《山海经》这本书,只是从来没想到这本书涉及范围如此之广,更从来没听说过发源于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尔文明。虽然他知道这个地点。是现今属于伊拉克的两河流域,但那个地区90%以上的土地是沙漠。这种羊不拉屎的地方,根本不适宜人类居住,怎么可能诞生人类文明?

黄教授一句话点醒了他。黄教授说根据美索不达米亚发现的泥板文字记载,5000年前,美索不达米亚的自然环境与现在截然不同。由于地处北纬30度,这里是沼泽湿地。气候温和,湿润多雨,根本不像今天这样酷热干燥。特别适合人类生存和农作物生长。第一批人类诞生在这里,繁衍生息,开展农业种植,发展文明,完全有可能。同样处于北纬30度的长江流域,不是也同样孕育了中国的早期文明吗?”

黄教授的话,醍醐灌顶,别开生面,震憾人心。高晓哲初次听到这些知识,真是脑洞大开,如梦方醒。也初次领略到高校教授授课的魅力,尤其是,北大哲学系黄教授的魅力。

没有丝毫犹豫,高晓哲当年就把第一志愿填写为北京大学哲学系。因为,黄教授就在这里讲课,能经常聆听黄教授的课,就这一条,比哲学不哲学的重要多了。高晓哲简直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渴望赶快考上北京大学,赶快上课,开启知识,赶快进入黄教授打开的神奇大门。

学霸高晓哲毫无悬念地考上北京大学,并且进入哲学系,做了一名黄教授的新弟子。

进入北大校园,高晓哲迈着轻快的步子,虽然还不熟悉,却丝毫没感觉自己是刚入校的新生。在大学的甬道上,春风满面,心情激荡,企盼进入黄教授的课堂。

第一堂课,是在学校的大教室开课。点名之后,黄教授专门对高晓哲点点头,像老熟人似地笑了一笑。显然,上一次的讲座,不但高晓哲对黄教授印象深刻,他那个专注而兴奋的神态,尤其喜欢提问,喜欢讨论,争抢着回答问题。也给黄教授留下深刻印象。

“千百年来,人们就开始观察宇宙,研究宇宙,对物质世界和这个宇宙充满了好奇。

“2000年前,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认为,世界是由原子构成的,电子呈椭圆形轨道绕原子运动构成分子,它们组成了整个世界。当时的科学家甚至认为地球是圆形的,太阳等星辰围绕地球运动。依照这个理论,托勒密甚至勾画了宇宙天体图。几百年后,哥白尼打破了这个框架,提出了日心说。奇特的是,发源于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尔人早就发现了太阳系,和太阳系的九大卫星。甚至把这些行星雕刻在壁画上。巧的是,在中国流传千年的佛教,早就认为宇宙是由万千个大千世界构成的,与苏美尔的的理论不谋而合。直到上世纪末,人们才发现,这个世界依然不完善,到了天文望远镜和显微镜被发明出来,人们才看到完整的世界,又发现了前所未见的微观世界,量子力学横空出世,这也暗合了佛家早就说过的,构成基本物质的,是万千个小千世界。

“量子科学颠覆了我们对宇宙的认识,向人们揭示了另一个神奇的微观世界,电子不是围绕原子呈椭圆轨道运动,而是鬼魅般地,无所不在,自我扰动地运动。我们这个世界太神奇了,太出乎意料了,太不可思议了。

几千年来,人们也在不停地思索。物质到底如何产生的?物质靠能量推动而存在,它们与能量又是什么关系,物质与能量如何依存,又是谁决定谁?

直到百年前,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解决了这个问题,他发现了能量与物质的转换关系,推导出E=MC2的公式,人们由此发现并发展了量子科学。神奇的宇宙终于展露出真正的面目。

“哪位同学能解释这个公式呢?”

“是能源和物质关系的公式M是物质,E是能源,C嘛,是时间。高晓哲立刻抢着回答。

高晓哲同学回答的完全正确。但能源,物质,为什么要与时间扯在一起呢?

“因为爱因斯坦揭示的是微观世界,微观世界的物质始终在高速运动,这种运动是以光速进行的高晓哲不停嘴,接着答道。

黄教授满意地抬抬手,请高晓哲坐下。

请问教授,一个梳短辫,长着鸭蛋脸蛋的女孩子站起来。高晓哲一时之间以为这是一个进错教室的中学生。“那么,能量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石萍萍同学提出一个好问题。”黄教授停了一下,继续说,能量是从无中产生的。看到大家迷茫的表情,黄教授说,理解量子物理是非常困难的,而科学实验,不断证明着量子科学的正确。”

学生们面面相觑,安静的阶梯教室响起了嗡嗡声。

黄教授像感受到学生们火辣辣的目光。他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无是什么,请大家好好想一下,当然,你很难理解。量子科学家波尔说过,如果有人说他理解了量子科学,这恰恰说明,他根本没懂。

同学们都放松地笑了。

只有石萍萍仍在提问,请问黄教授,量子科学解释了的存在吗?。。。

黄教授向她会心一笑,继续说“无即是零,是什么都没有,但又是什么都有,是具有一切,也是具有产生一切的能力。同时,既然物质和能量可以转换,无形的能量,可以转化为有形的物质。那么意识呢?意识是能量的一种表达方式,也就是,意识决定物质,产生物质。那么,物质是由意识产生的,意识决定物质。因此,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彻底被颠覆了。人的意识实际就是从零开始。有人生下来能思考问题吗?但人类从出生,到长大,却有着一颗·头脑。人的意识寄存在大脑之中,人的意识,能够创造出一切物质。

天翻地覆,宇宙倾倒。

请问教授,佛教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说的是无就是有的哲学思想吗?高晓哲心里豁然开朗,像是打开了一扇天窗。过去模糊的观念,突然明白了。

黄教授没有说话,只是会意地笑笑,“什么是哲学?哲学就是研究这个宇宙,研究这个世界的指导科学。只有思想对路了,其他具体学科才能继续下去。”

但阵阵甘泉在高晓哲心中流淌。一切都像梦中的一样,他太享受了。第一堂课就这么骇世惊俗。

“我们必须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因为世界充满了神奇。跟过去大不相同。在认识之上,重新建立我们的哲学。

这真是别开生面的第一堂哲学课啊。黄教授没讲太多高深的知识,却颠覆了世界,打开了同学们的眼界,激起他们的好奇与热情。比读一本书还要丰富啊。。。。

离开教室前,高晓哲内心嘀咕道。


考古发现,3000多年前埃及帝国最伟大的帝王,拉姆西斯二世法老一百多个妻妾中,有两个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当这位贪得无厌的法老打算迎娶他最小也是最后一个女儿卡丽公主时, 太阳神震怒了!



                                               第一部  天狼星神庙
我寂寞,但是我快乐

TOP

在铅色的天幕下,灰蒙蒙的沙滩闪闪发光,发出金属的色泽。诡异的是,大海深处忽然爬上来一群稀奇古怪的动物。

无数只长着四条短腿的鲸鱼象鳄鱼般挪动着短粗的腿脚,扭转着肥胖的身躯向前移动,探照灯似的眼睛四处观望,还有很多动作敏捷的鲨鱼象长颈鹿一样双腿修长,冷酷的双眼无神地闪亮。许多巨大的金色龙虾骑在鲸鱼和鲨鱼的背上,钢铁的长夹发出铿锵的撞击声。

千百只稀奇古怪的动物黑鸦鸦涌满了细长的海滩。

在这些动物背后,海面上渐渐浮现出一只巨大的金色海龟,这只海龟是如此庞大,与它相比,庞然大物的鲸鱼和鲨鱼就如同细小的蚊虫。
海龟从海水中缓慢上升,就象海面上升起来一座高山般摇摇晃晃地升高。它的嘴巴里,叼着一只缓慢摇晃的铃铛。铃铛叮咚作响,声音悦耳,声播遥远。本来应该是祥和的铃铛声,但叮咚声中,隐约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杀气,令人闻之毛骨悚然。

叮咚,叮咚,叮咚。

铃声阵阵,飘过四个人的头顶。
师兄弟三人正在疑惑海龟如何从海水里升上来,海龟的脚下渐渐露出了一个灰白色的柔软的圆球,肉质的圆球呈现出半透明的胶质状,托举着巨大的海龟缓缓升出水面。

稍加停顿,高出海面的球体上,海水动荡, 接着, 又像瀑布一样顺着斜面哗哗淌下,在海面上激起巨大的浪花, 倾泻的水流响声如雷, 轰天彻地。圆球托举海龟向上升高, 升高, 就像海水下安置了一台巨大的起重机一般。
海龟越升越高,渐渐地,半透明的肉球下面露出八只形状奇特布满褐色斑点的胶质长瓜。长瓜越拉越长,升出水面的部分粗大厚重,不断扇动的脚爪卷曲着支撑起巨大的神龟。这些长瓜一边伸长一边迅速变粗变厚,在激荡的海水中,稳如泰山。
这时,人们终于可以看清了,把巨大海龟高高托举起来的,竟然是一只身躯庞大,肌肉半透明,浑身布满褐色斑点的八足章鱼。
这只章鱼太巨大了, 以至于它庞大的身体露出海面, 就像一块巨大的岩石。随着身体的不断升高, 岩石越积越大, 最后就像怪石粼峋的石山。
巨大无比的章鱼此时格外地驯服, 它用平坦的头部托举起海龟, 四肢用力, 支撑起一个庞大的平台, 海龟就四肢用力, 高高站立在这个海面上逐渐升高的平台上,章鱼八只吸盘密布的长足粗壮结实,不断延长,直到整个身体都达到了山的高度。
然后,八只宽厚的软足逐渐加厚,变宽,变重, 胶质的身体由底部开始,一层层地凝结固定,虽然缓慢, 但所有凝固的部位, 在这一瞬间, 已经变成象岩石一样坚硬的固体。

章鱼的全身, 形成了一个固定的身体支架, 高高托举起海龟,整个身体由低向高逐次完成石化的过程,凝结成褐色坚实的岩石。

八只巨足固定石化后,章鱼的头部也开始石化,完成石化的胶质头部,变成高山顶上一块完整的巨岩。石化部位渐渐接近海龟,海龟一动不动,从脚趾开始,跟随着开始了石化过程。
但石化过程中,铃铛声始终不停。

叮咚,叮咚,叮咚。

柔和的铃铛声在海天上飘荡。
石化后的章鱼身体,变成了褐色的山体,而石化后的海龟逐渐变成高高耸立在山颠之上的高峰,这个高峰是绿色的。
最后,除了眼珠,两只庞然大物的身体完全变成了无法移动的巨大石山。

师兄弟三人躲在礁石背后不由自主地对视一眼,面容说不出的诡异,充满恐怖的眼睛满是狰狞。
“海龟————章鱼————高山———,难道,难道这就是每六百年才能在世上出现一次的,师傅始终寻觅不到的。。。。。。”黄板牙嘀嘀咕咕地说。
“龟。。。龙。。。山!”八字胡心惊胆战喊道。

看到他们的表情,高小哲心里揣测,既然这就是龟龙山,那么山顶神龟嘴巴里叼着的,肯定就是那个他们一心一意寻找的摩天风铃了。

随着神龟越升越高, 刚才还平静的大海动荡起来, 很快, 就卷起一波一波的巨浪。
巨浪从远处奔来, 开始时, 天边传来巨大的怒吼声, 水天之间, 闪电隐隐暴闪, 像金色的怪蛇一样迅速闪亮, 又湮灭在波涛之中。但很快, 巨浪涌向神龟, 伴随在神龟身侧, 海面如同升起了巨大的水的高山, 峰峦滚滚, 涌向沙滩。
接着, 浪头越来越大, 远处的浪峰就像层层叠叠移动的群山, 排山倒海般涌过来, 在天地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隆声, 很快就涌到近前。
巨浪涛天, 浪头几乎涌到礁石的顶部。浪花在他们的周围飞溅, 冰冷的水花打湿了他们的衣裳, 腥咸的空气呛得他们头昏。

巨浪面前,高小哲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找到宝物的喜悦,相反地,矮冬瓜嘴里就像梦呓般地低声念叨,
“龟龙山,龟龙山!原来是这样形成的,每六百年一次出现在海面。要不然师傅和师傅的师傅,以及师傅的师傅的师傅,几百年来寻寻觅觅,梦魂萦绕,却始终找不到它的踪迹。原来,这座耳听口叙,代代相传,一直无人能寻到踪迹的神山,竟然由章鱼托着海龟石化而成,并非石堆土砌。”
矮冬瓜的声音,如同梦呓般喃喃不断。
“但这座每六百年才能出现一次的奇迹,竟然让我们师兄弟找到了!”八字胡的自语中充满了兴奋和自豪。
让高小哲震撼的是,刚才矮冬瓜的低语,如梦如幻,一气呵成,抑扬顿挫之间,居然一点儿口吃影子都没有。

“龟龙山,摩天风铃,但是,怎样才能越过满海滩的鲸鱼鲨鱼的怪兽? 怎样才能从几千米高的山顶上,从海龟嘴里摘取摩天风铃啊?”高小哲暗暗发愁。
找到摩天风铃,三个师兄弟就会帮助他拿到解药,阿里就能得救。但如果摘不下这个风铃,他们三人还能信守诺言,帮助寻找解药吗?
面对高耸入云的龟龙山,高小哲并未象师兄弟那么激动兴奋。他只是围绕着摩天风铃思前想后,顾虑重重。
忽然听到一阵惨叫声,高小哲猛抬头,再次看到远处海岸上跌跌撞撞奔逃的巨眼。

象是风中翻滚的落叶,巨眼被叮咚的铃声驱赶着,狼狈不堪,连滚带爬,发出一声声惨叫哀嚎,向着远方拼命逃窜。

“叮咚,叮咚。。。”

夜朗风清,水波不兴。祥和的铃铛声在海波上柔和地飘荡,如同梵音妙乐。虽然,铃铛声中透露出一丝莫名的诡异。

龟龙山屹立在海面上,八足鼎立,静止不动,如同海外仙山。
但章鱼和海龟眼珠转动,追随着迷人的铃铛声,向远处眺望。。。。
高小哲的眼前,出现了另外一副悲惨的图景。

远方,好几只巨眼奔着跑着,忽然脚下一软,跌倒在地。
虽然距离很远,但透过模糊的夜色中仍可以看清,铃铛的声音如同直接在他们的身体上敲击一样,皮肤下面如同风起云涌的海浪。随着每一声铃响,皮肤砰地鼓起来,砰地再跌落下去,再砰地鼓起来,又跌落下去。只需几下,倒地的巨眼便会发出爆裂的喘息声,体内液体激荡奔涌。最后,啪地一声,身体如同炸裂的酒瓶,浆液迸溅而出,横空抛洒。体内液体倒空以后,失去生命的巨眼,只剩下一只单薄的皮囊,在草地上砰然干瘪,再也无法动弹了。
残酷的屠杀惨不忍睹,高小哲看得搭舌不下,恐惧得连气都不敢喘一下。

忽然,近处海滩也发出几声惨叫。
迈着沉重的步伐蹬上沙滩的鲸鱼和鲨鱼们正在残忍地大开杀戒。
那些躲在岸边草丛里的幼年巨眼们起初大气不吭,把自己深深隐藏在草丛中间。
但是,躲藏并不严密,它们很快就被粗脚的鲸鱼驱赶出来。
幼年巨眼从地面窜起,疯狂逃窜。
但已经来不及了。

大海忽然动荡起来, 海面上, 卷起滔天巨浪, 山峦一般的巨浪风起云涌, 层层叠叠地向岸边涌来, 在礁石上溅起冲天的水浪。大海咆哮着怒吼着, 就像成千上万只野兽在奔腾蹂躏。

骑在鲸鱼背上的金色龙虾,挥舞着尖利的铁钳,只一挥,就刺破巨眼薄嫩的外皮。登时,眼球内的液体倾泄而出,伴随着一声惨叫,巨眼眼看着瘫瘪下去,声息全无。
这副图景实在太恐怖了,高小哲不忍再看,紧紧闭上了眼睛。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惨叫声如此熟悉。
高小哲睁眼,猛地意识到这是喂的声音。
刚才喂还那么可爱,天真活泼,站在他的对面笑靥动人。
而此刻,喂的叫声里,充满了绝望,充满了悲哀,充满了失去生命的巨大痛苦。

高小哲冒险抬头,一眼看到离他藏身的礁石不远处,喂惊惧地站立在草丛中间。他的对面,一只极其庞大的鲸鱼迈动着粗壮的四肢,巨尾来回摆动,贪婪的嘴巴里尖利的牙齿银光闪烁,正在向喂逼近。
鲸鱼背上金色的龙虾铁钳锵锵,兴奋地挥舞。
鲸鱼和龙虾阴鸷的眼睛紧紧盯住早已吓呆的喂,眼看就要挥动铁钳,把瘫软的喂开膛破肚,尸横就地。

“沙漠之鼠,鼠兄!”高小哲终于忍受不住,刚才这位三师弟待他最善,所以,他首先跟沙漠之鼠商量对策。
“不要命啦?放低声音!”八字胡低吼一声。
但已经来不及了。
高小哲从三师弟眼睛里看到的全是恐怖。
千钧一发,喂命在旦夕。高小哲顾不上多想。霍地从礁石后跳起来,冲着危在旦夕的喂大声喊道,
“喂,快朝我这里跑!快朝我这里跑!”

高小哲的高喊震动了夜空,在惨叫与喘息声中,显得格外刺耳。
沙滩上出现了短暂的寂静,所有的鲸鱼,鲨鱼,龙虾都缓缓地转过身来,阴鸷的眼睛不解地瞪视着高小哲。
趁着这瞬间的停顿,喂已经被高小哲的声音惊醒,突然蹦起来,向高小哲藏身的礁石方向狂奔而来。
喂身后的鲸鱼首先惊醒,它愤怒地喷了一下鼻子,登时,一股巨大的水柱直冲上天。
其他的鲸鱼和鲨鱼也暂时忘记了草丛里幸存的未成年巨眼,全都转身面对勇敢站立在礁石上的高小哲。
高小哲不顾一切,只关注着跌跌撞撞跑过来的喂。喂的巨眼里饱含泪水,惊恐的神情格外凄惨。

面对着怪鲸鱼的危险,高小哲站立在礁石上纹丝不动。
只有吸引鲸鱼群的注意,巨眼才可能跑过沙滩上长长的距离,跑到礁石这里来。
至于他能不能抵挡海兽的进攻,保护好巨眼,高小哲心里一点儿底儿也没有。但是,他的大脑好像停滞了, 一心想做的, 就是大声向海兽喊叫,拼命挥舞手臂,设法吸引怪兽的注意, 为他的好朋友喂, 赢得生命的时间。

巨眼终于惨叫着奔过了高小哲站立的礁石,立刻瘫倒在礁石后面的沙滩上。
高小哲对面,巨大的粗脚鲸鱼缓慢移动,开始向他藏身的礁石走来。
阴暗的天幕下,场景令人惊心动魄。

三个师兄弟埋头躲在高小哲身后的礁石下,一声也不敢吭,心里却在暗暗责怪他。
这是干什么啊,多管闲事,惹祸上身,现在好了,刚刚看到宝物,还没动手,已经身陷绝境。现在,大家如何脱身,如何逃出性命呢。
三个师兄弟还没有看到,可怕的还不只是逐渐逼近的鲸鱼和鲨鱼。
龟龙山上的巨龟已经听到了异常的动静,它试图转动固定住的脖颈,但石化的脖颈已经不可能转动了。

神龟用仅剩下一点儿活动能力的眼珠,向高小哲的方向转过来。

眼看就要完成石化,巨龟的眼珠几乎转动不成了。眼眸在深色的眼眶里挣扎, 撕裂的声音从海龟的眼角发出来, 如同巨石的迸裂, 但海龟瞪圆的眼珠却被巨大的眼眶限制住了, 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再移动半分, 随着一声巨响, 海龟的眼珠最后固定住了。这个时刻, 高小哲的身影, 只差一点点就会进入神龟的眼眸了。
海龟的眼睛充满迷惑,正在慢慢地胶质化, 最后的眼神里,充满了绝望和蝎毒。
海龟嘴上的铃铛并没有停滞, 铃铛随风摆动,动听的铃铛声,这种声音刚刚发出, 就变成势不可挡的风暴, 风暴掠过高小哲的身畔, 只差一分就会像枪弹把高小哲撕裂。但现在, 高小哲躲开风暴中心, 却感受着风暴发出的震耳欲聋的震撼。
风啸雨骤之中, 只听到摩天风铃魔一样的声音

叮咚,叮咚,叮咚。

“天啊,”矮冬瓜声音带着哭腔,把头更深地埋在礁石下面,“完啦,龟龙,龙山,山不能消灭所有的巨,巨眼,已经迁,迁怒于我们,我们完蛋,蛋啦。”

矮冬瓜恢复了结巴。
高小哲万分抱歉地低头看了矮冬瓜一眼。自己为了朋友奋不顾身,万万没想到会害了另外一帮朋友。
他心里暗想,要死就死我一个吧,不能连累他人。

想着,他从三个师兄弟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向前跨出一大步。
高高的礁石上,只有他一个人孤独地站立。
浓重的夜色下,他无依无靠,傲然挺立。

叮咚,叮咚,叮咚。

铃铛声变成惊天动地的轰鸣,声浪如同狂风暴雨,铺天盖地,在耳边呼啸。
高小哲用手捂住耳朵,但根本没用。他的体内早已热血翻涌,不受控制,直冲大脑了。
接着,他的太阳穴象是击响了一面巨大的战鼓,砰砰作响。周身血液都集中在脑袋上,血液沸腾,呼啸冲击。
他的眼睛膨胀,充血,眼前一片猩红,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炸裂了。

绝望之情,涌上高小哲的心,他内心悲愤,只等待着周身血液灼烧,冲撞肌肤,最后豁然爆裂的那个悲壮的时刻。
但忽然,石萍萍的话浮上脑际,“你放心去吧,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等着你。”
对,石萍萍正在翘首等待,含情脉脉,一片温情。
高小哲不能屈服放弃, 他还系着石萍萍的生死存亡。高小哲挣扎着伸手入怀,取出产生过奇迹的金属棍。
仙山金棍能抵御摩天风铃的魔力吗?
破碎的衣袖抽打他的手臂,劲风几乎把肌肉撕裂。但是,高小哲按动开关,高举起仙山金棍,向着龟龙山上的神龟,奋力挥舞。
疾风浩荡,天地昏暗,震撼耳膜,如同敲响万面鼙鼓。
仙山金棍除了带来一时的勇气,却一点儿也不起作用。
三个师兄弟抬起头,看到几乎被风铃带来的疾风刮碎的高小哲,内心钦佩,充满了敬意。
跌倒在沙滩上的小巨眼喂慢慢爬起来,无限崇敬地看着逐渐衰弱的高小哲,泪浪翻滚,不可自抑。
狂风之中,万籁俱寂,只有高小哲如同一面被销烟蹂躏的旗帜,在礁石上孤独地飘扬。
我寂寞,但是我快乐

TOP

十九

高小哲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他的脑袋随时会象鱼眼珠一样砰然爆裂。

忽然,他感到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几乎就要垂下来的右臂重新高举起来。
高小哲无法多想,无法去看,他的耳旁传来矮冬瓜嘶哑的哭腔。
“好兄弟,挺住,神龟的眼珠就快石化了。”
接着,身后又多了几只手臂,用力地扶持着他的身体。
“熬住,一定要熬住,鲸鱼和龙虾已经退却了。”

高小哲几乎掉下眼泪。
“石化了,石化完成了。”黄板牙压抑着兴奋,声音喑哑。
刚刚结识的新朋友,刚才还那么冷漠,现在竟然与他患难与共。
不知不觉间,高小哲感到体内的血液开始平静,太阳穴的冲激也在减弱。
借着这个机会,他瞥了龟龙山一眼。

章鱼已经彻底完成了石化,燃烧的眼眸变成一块平整的岩石,成为顶峰下面高耸的石壁。
山顶屹立的神龟仍然昂首天外,只是最后石化的眼珠逐渐内缩,变成山顶的一个巨大的石洞。
黑黝黝的石洞似乎喷发着怒气,把漆黑的怨气对准衣衫破碎竭力支撑的高小哲。
海滩上,早已不见了鲸鱼鲨鱼和骑在背上凶神恶煞的金龙虾。沙滩表面,只留下几行歪歪扭扭的巨大脚印。
海波涌上来,轻轻一抹,脚印消失无踪。
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大屠杀,血溅当场的凄惨景象,瞬间被抹掉了全部痕迹。

万籁俱寂,一片安宁,好像,刚才的杀戮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高小哲身体疲软,象一团软泥一样瘫倒在礁石上。
他的身边,是满脸关切,满脸歉意的三个师兄弟。
礁石下面,巨眼已经能够站立起来,他气急败坏地饶着礁石奔跑,但笨拙的身躯却无论如何攀登不上陡峭的礁石。
“兄弟!”
“朋友!”
“勇士!”
师兄弟三人不约而同关切地喊出三个称呼。
“他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礁石下,是喂连蹦带跳焦急的询问。
高小哲一口气喘过来,他急于站直身体,但硬撑了几下,失败了。

“兄弟,别急,你只是太疲劳了。”矮冬瓜温和地说,“这十几秒钟里,你的体力被彻底耗尽了。”
才十几秒钟?
高小哲心里默念道,我怎么以为过了好几个钟头呢。

八字胡终于帮助把巨眼拉了上来。
喂哭得鼻涕眼泪搅和在一起,原本明亮的大眼睛模糊成一片。
“你救了我啊,”喂抽抽咽咽着说,“只差一秒钟,我,我就没命了。”

高小哲虚弱地笑了,“喂,别哭了,我们不是早认识了吗?我们不是早已经就是朋友了吗?”
“嗯,嘻,我是,我是你的好朋友。”喂破涕为笑。
高小哲看到黄板牙竭力掩饰自己关切的神情,就拉住他的手说,“幸亏你们帮助我,要不然,我真的不能坚持到最后一刹那。”
黄板牙呲牙一笑, 旁边的八字胡却脸色飞红,“朋友,别说了,再说我们就惭愧死了。”

“可,为什么摩天风铃忽然就停止了呢?”高小哲转换话题问道。
“兄弟,”矮冬瓜插话道,“本来,我们已经没有机会摘下摩天风铃了。幸亏你,抢在神龟石化前的最后一刻,逼它挪动了眼球,如果不是这样,摩天风铃便会随着神龟和章鱼的石化而永远固定在龟龙山顶。”
“固定?难道风铃也会被石化?”高小哲疑惑不解。
“可不是吗?”八字胡平静地说,“龟龙山每六百年才出现一次,如果摩天风铃跟着山峰一同石化,数十年后,龟龙山就会在大海里消失, 等到下一个六百年才会再出现一次。但是,如果摩天风铃没有石化, 而是被人摘走了,龟龙山就再不会消失,会永远固定在海面上,成为伴随大海的孤岛山峰。

高小哲向龟龙山眺望一眼,心情无限激荡。

四个人围坐在高小哲的身边,感到从来没有过的亲切。
矮冬瓜有些不好意思地摸着脑壳说,“兄弟,我,我看,今后我,我们就把你当做,做自己的好,好兄弟吧。”
高小哲高兴地点头,“好,以后你就叫我小哲弟,高小哲是我的名字。”
“嗯,嗯,小哲,哲弟,小,小,小哲弟。”
大家听得哈哈大笑。

八字胡说,“不止三师弟,我们两个师兄弟也想认你这个弟弟。”
看到八字胡恳切的眼神,高小哲感动了。
“好,今后大家兄弟相称,我就叫各位哥哥了。”
“还有我,还有我!”喂猴火火地叫,“我,我也叫你小哲弟?”
想想觉得不对,“应该叫哥,小哲哥,嘻嘻。”
大家都被喂的天真率性的神情逗乐了。

“小哲,小哲,我要把你介绍给爸爸妈妈,”喂扯着高小哲的手不放,嘴里不停叫嚷,“还要给你介绍哥哥姐姐,伯伯婶婶,同村邻居。”
高小哲慌忙说,“别,别,你不是说,他们的脾气很坏吗?”
“那是过去,那是因为我还不是你的朋友。”喂自豪地说,“现在不同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
“嗯,我们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小哲, 小哲, 可以让我抱抱你吗?” 喂忽然变得有些有些羞涩,“还有, 我可以叫你小哲哥哥吗?”
“当然可以,” 高小哲笑眯眯地答应, 此时, 他产生了跟喂难舍难分的感觉。
喂闭上眼睛, 登时, 高小哲看到了一个毛茸茸的肉团, 就像是柔软的鸭绒枕头, 带着体温的柔软毛发在他的脸庞上轻轻摩莎。
“好了, 小哲哥哥, 我已经把你的气味记忆下来了, 我会把这个气味传达给全体大眼族的人们。”喂如释重负地说道, “这样, 我们大眼族跟你就成了最好的朋友。记住, 从今后, 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 所有大眼族的人都会出现在你的身边。”
高小哲被喂亲昵的话语深深感动了, 他再次抱抱毛茸茸的大眼, 在喂的耳边说:“喂, 你早就是我最好的好朋友了, 记住, 帮我照看天狼星神庙的石萍萍和阿里, 直到我取到摩天风铃返回来。”
喂的点头动作巨大, 象是摇动的树叶, 更象是不倒翁。但高小哲知道, 喂一旦答应, 石萍萍和阿里就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

现在, 高小哲必须暂时与喂告别, 他要和沙漠三兄弟共同前往龟龙山,摘取摩天风铃!
除了即将分手的喂,高小哲觉得在这个关键时刻能与他共命运的, 还有矮冬瓜,八字胡和黄板牙三兄弟, 高小哲伸手, 与三兄弟的手牢牢握在一起。

                                 二十

高小哲郑重其事地对大伙说,“好了, 咱们不能再聊天,忘记正经事儿了。”
“你是, 是说。。。。。。”矮冬瓜性急之下就结巴起来。
“师弟,我们该去取摩天风铃了。”八字胡迅速接过矮冬瓜的话。
高小哲说,“现在,龟龙山就在眼前,咱们还是赶快把摩天风铃解下来吧。”
矮冬瓜呵呵笑着说,“摘铃,铃容易,我一,一个人就,就可以了。”

说罢,束束腰带,活动一下筋骨,“我动,动作快,半个时,时辰就就,能摘铃回,回来。”
八字胡帮他整理一下领口,叮嘱一句,“龟龙山陡峭湿滑,三师弟一路小心。”
“大,大师哥放,放心,我,我去去就来。”                       
矮冬瓜果然麻利,跳下礁石,掏出莎草纸,迅速折成纸船放进海水中,划动几下,就到达龟龙山脚下。然后,他的动作比猴子还灵活,连窜带蹦三下两下就攀上龟龙山陡峭的山坡,迅速消失在云笼雾罩的山颠顶上了。

仅仅过了一会儿,人们看到矮冬瓜迅速奔下山来。
他的动作极其迅速,下山如同乘坐滑梯。
但从他的动作里, 高小哲却看出他的手忙脚乱惊慌失措。
矮冬瓜连滚带爬,与攀登山顶时的潇洒优美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很快,矮冬瓜回到大家身边,他的神情惊讶恐慌,话语急促,
“大,大哥,二哥,小,小哲兄弟,”他顾不上揩额头上如注的汗水,“我上,上山后,看到,到,神龟嘴里是,是空的。”
“空的?” 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转向龟龙山的山顶。
那里, 神龟昂首挺立, 尖锐的龟熟高高扬起, 但嘴巴里明显空无一物。
“是空的?摩天风铃呢?”八字胡说话结巴,几乎象是说噫语。
“难道摩天风铃,已经被人取走了?”

“对,对,在我之,之前,肯定,定有人捷,捷足先登,把,把风铃取走了!”
八字胡和黄板牙面面相觑。
“小哲兄弟,我们取这摩天风铃,第一件要做的事儿,就是拯救你那位被毒血精灵伤害的朋友啊。”八字胡一字一顿地说,语气里全是悔恨。
“你,你们原来是用摩天风铃救我的朋友?”
“唉,只要用摩天风铃对着你的朋友耳边轻轻一摇,不过半个时辰,他就会恢复如初。”
高小哲觉得脑袋嗡了一声,再也坐不住了。

八字胡跺跺脚,狠狠地说,“找不到风铃,完不成师傅的师命不说,这眼前,首先就对不起小哲兄弟,咱们跟他许下过诺言的。”
“而,而且” 矮冬瓜紧张得结巴得更加厉害,“师,师,师傅交待过,过,如果,果让妖魔鬼怪,怪得,得到摩天风铃,它们会,会,会。。。。。。为害世间啊。”
“大师兄,别犹豫了,咱们再上山去找。”黄板牙焦急地说,“无论是谁取走了摩天风铃,咱们都要夺回来,尤其不能让妖怪兴风作浪。”

休息了这么长时间,高小哲已经恢复了大部分体力,加上此时情况紧急,他坐不住了。
他站立起来,语气坚定地说,“二师兄说得对,必须赶快把摩天风铃找回来,不能让妖怪利用风铃作怪害人。我跟你们一块儿去。”
喂在小哲身后火火地喊,“小哲哥哥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也要去。”
高小哲拍拍他的脑袋,“好弟弟,你爬不了山,就留在这里吧。今后,到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一定来找你。”
喂恋恋不舍说,“你要说话算话,一定要回来找我啊。”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来的。”高小哲心里也不舍,但是,他必须动身了。

四个人乘莎草纸船很快到达龟龙山。在山脚下,仰头眺望,龟龙山几乎高不可攀。
好在,章鱼腿上密密麻麻的吸盘虽然石化,却正好可以用来攀登。
四个人脚蹬手爬,迅速向上攀去,动作就像敏捷的猴子。

很快到达山顶,石化的海龟昂首天外,气势非凡,只是嘴巴半张着,原本悬挂在嘴上的摩天风铃踪影全无。
遍视脚下,并没有其他人类到达过这里的任何痕迹。
在他们前面摘走了摩天风铃的会是谁呢?
三师弟矮冬瓜在章鱼和神龟刚刚完成石化不久,就登上了龟龙山。而在此之前,海滩上满是粗笨的鲸鱼和鲨鱼,金色的龙暇挥舞着巨钳追逐奔逃的巨眼,天空上响彻摩天风铃致命的叮咚声。

有谁会甘冒天上地下的致命危险,抢在三师弟前面抢走摩天风铃?
而且,不留下丝毫痕迹?
几个人站在神龟面前,神情恐惧地面面相觑。

山顶孤独,夜色静谧,只有海涛声在山脚回响,空气中,带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咦,”是矮冬瓜的声音。
大家掉头,看到三师弟趴在神龟眼睛形成的黑洞跟前。
三师弟站起身,手里捏着一根细细的黑灰色细毛。

“猴子!”三师弟喃喃自语,“这是一种沙漠弥猴,谁放猴子上山了?”

夜空漏下的银辉里,三师弟手中的细毛清晰可辩。
确实是一根猴子的毛发,纤细,柔软,黑里透灰。
“大师哥,二师哥,小哲弟,猴子钻进这个山洞溜走了。”

果然,山洞刚刚形成,石头的洞口,留下浅浅的瓜印。
这是一只敏捷的猴子,轻飘滑过的身体,留下极其轻微的足痕。如果不是三师弟眼尖,这一小根比针还细的毫毛,根本不会被发现。
只有特别仔细地辨认,轻微的印痕才会被辨识出来。
八字胡捏着猴毛沉吟片刻,下定决心。
“弟兄们,山洞刚刚形成,内径狭窄,情况不明。但咱们还是得下去追踪,否则,猴子跑远,咱们就再也无法把摩天风铃寻回来了。”
“也,也许,山洞是,是密封的,咱们可,可以瓮,瓮中捉鳖。”矮冬瓜补充一句。
“大师哥,下决心吧。猴子能钻进去,凭你我的本事,也能闯一把。再说,咱豁出命去,也要把摩天风铃找回来。”黄板牙要紧牙关说。

关键时刻,才发现黄板牙意志坚定,心思缜密。
八字胡不再多说,带头钻进山洞,其他两个师弟紧随他的身后,跃进洞中。
矮冬瓜进洞之前,回头看了一眼高小哲。
情况紧急,他们来不及跟高小哲告别,分别前这一眼,算是郑重告别的意思了。
我寂寞,但是我快乐

TOP

二十一

说是地面,其实是清澈的水面,头顶上,是一座高大明亮的拱形岩洞。
没有钟乳石,没有左右通道,岩洞四面合拢,就像一座封闭的坟墓。
但脚下的水,清澈透明,一眼就能看到水下影影绰绰晃动的鹅卵石。
彩色的鱼在水里游动,红色的,黄色的,绿色的,粉色的,彩鱼旁边,许多圆形透明的水母在水中一张一合着推进,胖乎乎沉甸甸的身体, 在清澈的水中格外闲逸。

仙山金棍身体一缩,从高小哲的手掌中脱落,又在他脚下一垫,高小哲轻轻松松地站立在水面上了。
高小哲前后左右一打量,发现周围都是胶质的物质,但形状已经接近礁石。四面晶莹半透的岩壁,映出自己的倒影。仙山金棍发出的闪闪灯光,把周围照得雪亮。
但整个岩洞除了他和脚下的鱼群,空无一物。
隔着胶质的墙壁,有许多流动的物质上下窜动,晃出流光溢彩的影子。

叮。。。。

铃铛声刚响了一声就被捂住了。
紧接着,哗啦一声水响,一只躲藏在岩壁阴影后面的影子飕地一下闪出来,快捷地扎入的岩洞下的海水中。

海水清澈透明,暴露了黑影的踪迹。
影影绰绰之中,水下黑影身形和游泳姿态如同在水杯中的金鱼一样清晰可见。
这是一只弥猴,浑身黑灰,手脚敏捷,一条粗长的尾巴拖戈在身后。弥猴的右瓜,紧紧捏着一只金黄色的铃铛。

奇怪,世上何时出现了会潜水的猴子?
眼看猴子越游越远,只蹬了几下腿,就游出十几米,再耽误功夫,猴子就会消失在碧绿的海水之中了。
情况紧急,高一虎已经清清楚楚看到猴子右手紧握住的铃铛, 肯定是摩天风铃!
顾不上多想。高小哲纵身一跃,一个漂亮的入水式扎入水里。

啪。。。

只听得耳边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高小哲左侧脸颊生疼,手脚冰凉,如同靠近一个巨大的冰窖。
他的身体并没有扎入清澈的海水中,反而重重地撞击在坚硬的表面。冷飕飕的寒气从手脚和领口灌入,全身关节在瞬息间变得僵硬。
那些在海水里自由自在遨游的热带彩鱼,还有那只拖着湿漉漉长尾在水中潜游的弥猴仍然在身周游动,只是,现在高小哲看清了,它们只不过是投射在屏幕上的影子而已。

就像是在放电影。

只有高小哲自己,正笨手笨脚地在这个美丽的屏幕上挣扎。
这个屏幕,是一块儿巨大的,冻得结结实实,散发着刺骨寒气的坚冰。
坚冰透明清澈,映象投射上去,幻实幻虚,真假难辨。
当高小哲纵身跃起,笔直地投向水面的时候。幸亏仙山金棍握在手中,金棍重重击打在冰面上,抵挡了与冰面撞击的大部分重量。否则,高小哲此刻早已头破血流,浑身青肿了。

但这一下撞击,高小哲也跌得七荤八素,神魂颠倒, 狼狈不堪。
高小哲从冰上爬起来,半天也搞不清楚眼前的情况。
刚才明明看到弥猴纤毫毕现地出现在眼前,跃入水中时水花溅起,打在洞壁上,水珠晶莹闪烁。
弥猴入水,水波荡漾,鱼群惊动,四散奔逃,怎么看,也不会是幻象啊。

高小哲抬头,左眼青肿,眼皮合拢,但他几乎立刻就看到了,刚才那个岩洞完全消失了。此时,呈现在头顶的,是一面巨大透明的凸镜。
高小哲处于凸镜中央,手脚划动拼命挣扎,慌张狼狈的模样惨不忍睹。
而凸镜边缘,那只逃跑的弥猴清晰可见,此刻正蹲在一个身材矮小脸色黎黑的印度人肩膀上,猴子脸上表情古怪,似在嘲笑高小哲的狼狈样子。

印度小矮子身旁,立着一个娇俏可爱魅力四射的漂亮女孩子!
我寂寞,但是我快乐

TOP

至此,主人公将进入最神奇的量子世界。爱情,亲情,世界,人生。一切都是现代最前沿科学,一切都不可思议。。。。。。
我寂寞,但是我快乐

TOP

http://www.csuchen.de/bbs/viewth ... &from=favorites
人在德国网最有趣味的。今天偶然翻看多年前的帖子,发现一个好玩的。我最喜欢对话的朋友
我寂寞,但是我快乐

TOP

二十三     尼罗河上

尼罗河波光佥艳, 碧绿深邃。河上帆影点点, 远山近帆, 如诗如画,静穆悠远。很快, 夜色降临了。夜晚的尼罗河更像是一副浓墨重彩的水墨画。浓郁的夜色下, 依然碧蓝的天空缀满晶亮的星斗, 星光闪闪烁烁, 如同巨大玉石上镶嵌的无数钻石。低头看, 许多钻石掉进尼罗河碧蓝色的水波中, 在波光中起起伏伏, 闪闪发亮。
尼罗河的两岸, 是像芦苇一样长长的水生植物。走近看, 这些植物有着三棱形的茎部, 顶上是分成几缕的像成熟的芦苇一样的茸穗。这些植物是纸莎草。
纸莎草是古代埃及最有特色的水生植物。古埃及的伟大文明由于纸莎草而更加生动。
2000年前, 当秦始皇整天翻动沉重的竹简阅读政府公文时, 埃及已经使用纸莎草来记述文件了。美丽而古怪的象形文字在纸莎草上色彩艳丽, 模样美观。古埃及的图画在纸莎草上轻描细绘, 清晰而生动。
纸莎草不但可以用来制作纸张, 而且能用来制作舟船, 用具, 甚至编织房屋。在天狼星神庙, 沙漠之鼠矮冬瓜旅行的飞行器, 就是用莎草纸做成的。
古代埃及, 尼罗河沿岸到处都是纸莎草,但这种神奇的植物在历史上突然消失了, 只留下大量莎草纸文件。
直到几十年前, 一位埃及医生决心恢复这个古代技术。他走遍尼罗河沿岸, 最后在尼罗河发源地的努比亚 找到了这种植物。
莎草纸的制作非常简单。
把这种三棱形茎杆的外层硬皮去掉, 用刀把内茎一层层剥干净, 然后把两层杆径十字交叉摞起排好, 用重物压牢。四十八小时后, 拿掉重物, 莎草纸就制作成功了。同样, 用纸莎草编织房屋和舟船, 成品结实轻巧, 非常耐用。

高小哲从来没想到尼罗河会这样美妙, 他想起了小时候喜欢的动画片, 那里有一个年轻的猎手, 来到天鹅湖边, 湖水像一块碧色的宝石, 他遇到了一个年轻美丽的公主。。。。。。
我寂寞,但是我快乐

TOP

没有一个喘气儿的,不贴啦
我寂寞,但是我快乐

TOP

憋了三天,今天忽然福至心灵,把埃及秘史下部的几个难关都突破了。还有最后部分了。绝对脑洞大开,绝对出乎所有人意料。山东广播电台的一位主播正在准备,一本接一本地读。罗马戒指,埃及秘史,蓝宝石谋杀。他都像读。水平相当高。大染坊听得我心旷神怡。太棒了。
我寂寞,但是我快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