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帝与俄的较量 谁先请和签订《尼布楚条约》

康熙与帝俄的较量──北疆攻防之战(示意图片:清代绘画)

  讲到康熙帝从20岁打三藩到30岁平台湾,东南海疆也安定了,现在总算可以休战了吧!但是,欧洲大国俄罗斯悄悄的深入中国东北,数十年来侵占土地,修筑城堡,还虐杀边地的百姓,这可算是17世纪的国际大事,康熙又要怎么处理这个雄踞北方的俄罗斯

罗刹东来  东北恶梦

罗刹”原本意思是佛教中会吃人肉的恶鬼。清朝用这可怕的名词代表俄罗斯是有历史可查。话说俄罗斯在16世纪越过乌拉山向东扩张,在明朝末年进入了西伯利亚的勒那河,建雅库次克城,与中国为邻,开始侵入黑龙江流域。仗着火枪、大炮先进武器和狠辣的手段,劫掠城池,对城主施以酷刑——“用鞭子抽打,放在火上烧”,抢夺人民的人参貂皮,焚烧村庄,带走粮食和妇女,对东北边地的百姓来说,掠夺和屠杀骇人听闻,当时的俄罗斯真的如同恶鬼一般。

当时的宁古塔,现在的松花江,一位清朝诗人吴兆骞流放到这里,在家信中说道:“自春天到四月中旬,大风如雷鸣、电激,近距离都看不清楚,五月到七月阴雨连绵,八月中旬就开始下大雪,九月初河水完全结冻。雪才下到地面,马上变成坚冰,一望千里,都是茫茫白雪。”这就是清朝和俄国交战的东北,北纬50几度,冬天可是零下30度,在超冷的地带。康熙帝来到冰天雪地的北大荒,亲自视察水军。

历经八年的三藩之乱才结束,人民、军队也要休息。这次俄国问题,康熙帝不急于求战,而是成熟的战略思考。康熙为了掌握第一手军情,三藩平定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682年,他亲自到东北祭拜祖陵,实际上就是为检阅东北的水师。真正了解水师的作战能力,须真正操演才算数,他就以打猎为名,一直等到冰雪消融的四五月,在松花江上亲自阅兵。还写了《松花江放船歌》, 赞扬全军备战的盛况。

松花江,江水清,夜来雨过春涛生,浪花叠锦绣縠明。

采帆画鹢随风轻,箫韶小奏中流鸣,苍岩翠壁两岸横。

浮云耀日何晶晶?乘流直下蛟龙惊,连樯接舰屯江城。

貔貅健甲毕锐精,旌旄映水翻朱缨,我来问俗非观兵。

堂堂大清 长期备战

北方战争当然是导因于俄国入侵黑龙江,大清和俄罗斯打仗不容易,早在顺治帝时期就有四次交战,时间跨度也有40年。对经历三藩战争的康熙帝来说,这次他周详的思考与计画。从康熙二十一年巡视东北水师,到康熙二十七年双方签订《尼布楚和约》前后长达七年。

康熙二十七年中俄双方签订《尼布楚和约》(图片:runivers.ru)

当时驻扎在松花江的水师1000人,大型战舰120艘,小船200只。军事演习看似不错,但俄国所修的城堡距离清军很远,实战时军粮运送,战力补充都是棘手的问题。

康熙帝首先是在东北的吉林设大造船厂,炮火兵工厂,征集全国的大炮送往东北。古往今来,战争胜败不只是前线的火力战,军粮才是关键,尤其冰天雪地的东北,一年只有一获,粮食可是大问题。这次他记取惨痛的历史教训,过去清军和俄国作战,每回暂时获胜,都因为没有长期的军粮补给,随军携带的物资有限,只要清廷一撤军,俄国数十人为一伙,在黑龙江和松花江地区又再次建筑木城,等于前功尽弃。为了长久之计,康熙做了“永戍黑龙江”的战略布署,但要让官兵长期戍守,只有备足粮食,才能确保东北安定。

起用新人 和战并行 步步为营

萨布素,出身于军人世家,世代居住在松花江,他参加了多次抗俄入侵的战争,屡立战功。原本只是宁古塔副将的萨布素提出许多务实的作法,康熙马上增加“黑龙江将军”一职,直接调升萨布素为将军,“将军”的职位相当于美国一个州的州长,或中国一个省的省长,给他满洲兵2000人,前往黑龙江边的瑷珲驻防,并且直接在俄国雅克萨城的对岸修筑木城。这就是康熙帝的行动力,不只是大胆起用人才,又做了战力部署。

首先征集粮食1万2千石,足够三年的战备。其次,下令派驻军队一到达驻地,就开始耕种,这是军队“屯田”。一旦发生战争,这样人力还是有限,另外调派盛京的官兵500人,协助守城和种地。2千5百人,自己种地一定不够吃的,军粮补给运输是很大考验,康熙帝开辟水陆联合运输,先做了水上的实际测试,可通行3丈的运输船,才开始建造200艘,从辽河北运直抵黑龙江畔的瑷珲,这一条水陆联运的大动脉,全长四五千里,沿途设兵驻防,并有专人护送军粮。

康熙帝曾言: “兵非善事,不得已而用之。”他可不是个好大喜功之王,“和战并行”是康熙帝的一贯风格,在国内、国外都是和平诉求,减少无谓的牺牲。在康熙二十二年就是用正式的外交照会俄国,要求俄军尽快离开边境,宣告武力巩固边防的决心,虽然多次的外交表态,但是俄国多采拖延方式,完全不理睬,继续侵扰东北领土。

大军远征 “天赐鹿肉”

这场东北大战是非打不可,为了勘察敌军布置,康熙帝另外派遣名将彭春以捕鹿为名,沿着黑龙江行猎,直抵雅克萨城,就近勘察山川地形,城池规模,连黑龙江的江水深度、宽度也做了测量。这战前准备功夫的确扎实。

在周全准备下康熙决定出兵,康熙二十四年,清廷3千水陆大军直奔雅克萨,进军时竟然发生不可思议之事。大军前进时,一开始碰到雷雨、狂风,江水泛滥,船舰无法前进,两天后转为顺风,溯江而上,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几万头鹿从山上飞奔下来,将士们非常兴奋,骑兵快箭射击,步兵围猎,群鹿乱成一团,纷纷掉落水中,水军在江中截获的鹿超过五千头,士兵有丰富的肉食了。

鹿(图片:[清] 沈铨绘画)

行军要携带大量的肉食是很不容易,康熙得到这个消息,很高兴的说老天在都帮我们!连最难取得的肉都送上门来,万事具备,只待号角响起。





雅克萨攻防战 特种“藤牌兵”阻击

雅克萨城在黑龙江北岸,今天中国最北端的漠河以东,俄国不论从贝加尔湖或是雅库次克要进入黑龙江,都必须经过雅克萨城,所以俄国牢牢的控制这座城。雅克萨就是黑龙江的战略要地,俄国要得到东北,一定会占领这个地点。

其实早在康熙二十一年,清廷东北布署军力之后,清军已经与在地民众联军,围攻俄军各处小型据点或船队,俄军不是战败投降,就是闻风撤离。整个黑龙江中下游和支流,已经在清廷控制之下,只剩下雅克萨和尼布楚。

两国在此进行两年的攻防战。俄军为救援雅克萨,从水路增派军队,康熙也早有准备,由台湾“藤牌兵”阻击。这支犹如特种部队,正是过去的郑家军投降后予以重责大任。

俄军叫“藤牌兵”为“大帽鞑子”,也就是戴着大帽子的清军。他们可厉害了,水上功夫了得,这批藤牌兵在黑龙江上和俄国水军对战,五百人是裸身下水,手持长刀前进,因为人在水下,俄军的火器攻击完全无效,藤牌又是盾牌,可保护头部,再以长刀掠牌上,专攻俄国士兵的脚,半数的俄兵被杀,其余溃散逃亡。阻截战结束,五百人竟然无一人丧命。

接下来围攻雅克萨,清军大量火炮轰击,四天城破,俄军投降,被俄国占据二十年的雅克萨城终于收回了。在受降仪式上,俄国官员发誓不会再返回雅克萨

第二回合 以战逼和

俄国经营西伯利亚也有一个世纪,怎会轻易放手东北。投降不到两个月,俄军毁约又回到雅克萨,而且还请了厉害的工程师构筑新的城堡工事,做长期固守的准备。

康熙非常冷静,沉着应战,指派萨布素用重炮攻击,萨布素这次打的是长期战略,挖濠沟,堆垒包,围困雅克萨城长达10个月。 800多名的俄军弹尽粮绝,除战死、病死外,最后剩下150多人,只能投降了。

雅克萨城之战(图片:维基)

这回是俄国主动请求和谈,1689年双方签定《尼布楚条约》,这可是中国首次与西方国家签订的具有现代国际法水准的正式条约。两国以黑龙江支流格尔必齐河,外兴安岭,额尔古纳河为界。大清与俄罗斯分据了广大土地。其实这次谈判,清朝做了不少的让步。原本康熙帝对谈判代表的指示:“尼布楚、雅克萨、黑龙江上下,及通此江之一河一溪,皆我所属之地,不可少弃于鄂罗斯。”但是漠西的准噶尔部领袖噶尔丹,与俄罗斯有秘密勾结。

康熙帝考虑到不能把战线拉得太长,必须有足够兵力,来对付西北变乱;为了争取早日缔约,最后作了让步。而俄国的彼得大帝掌控政权后,全力西化,重心放在欧洲,渐渐成为欧洲大国,直到19世纪中叶,俄国再度东来,东北又有很大的变化了。

安定北疆 百年和平

康熙帝用强大的国力以战逼和,解决了边境长期的侵扰,终结俄罗斯的向东扩张,双方保有170年的和平,东北的百姓终于能安居乐业了。这长白山黑龙江,原本是满清祖先的发源地,对康熙帝而言,这回安定了东北,才是真正的告慰祖陵。历史学家看康熙帝一生的功迹,与历朝开国创业的君王一样,所以康熙帝以“圣祖”为祭祀时的庙号,是其来有自的。

在这段北方战役的历史中,看到康熙帝不只是守成的帝王,又具备开创者的新气象。他在检阅水军时,即兴写出了《松花江放船歌》,诗歌中最后一段:“松花江,江水清,浩浩瀚瀚冲波行,云霞万里开澄泓。”诗歌展现的是他伟大的胸怀,他的文学造诣也不同凡响,下回与您分享这位热爱读书的皇帝,这位古今少有的“知识王”,他是如何学习的,一位满清的皇帝为何有如此深厚的文化素养 ?(未完待续)





更多文章,请点击【大清圣祖康熙帝】系列。

责任编辑:文思敏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7396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