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议员的炒股“致富经”

美国议员的炒股“致富经”
近日,美媒《纽约时报》透露了一个重磅消息,在2019年到2021年这三年间,总共有97名美国国会议员利用职权提前获得内幕消息,并进行股票证券交易。长久以来,以佩洛西为代表的国会议员及其家属,涉嫌利用他们提前掌握的政策信息进行内幕交易,以此获得巨大利益,有美国舆论称“真正的股神在国会山”。
“不可思议”的好运
美国国会议员不仅进行大量股票投资,而且他们的投资回报率明显高于平均水平,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好运。例如新泽西州联邦议员、民主党人戈特海默,仅在2021年第一季度就进行了134笔交易。在经过多年的小额股票交易后,戈特海默去年转向风险更高的期权交易,每次交易价值高达100万美元。根据追踪政客股市投资的“非比寻常鲸鱼”网站收集的公开信息,去年戈特海默买入6450万股期权,卖出6218万股。该网站估计戈特海默的投资回报率为12.7%。
国会已经成为很多议员的致富场所。UnusualWhales网站的报告显示,每每在国会重大立法事件之前,都有议员进行大量股票交易,例如:共和党众议员马斯特购买大麻产业公司股票,随后投票支持大麻合法化法案,收益达563%;民主党众议员洛夫格伦发起电动汽车税收抵免有关法案后,购买了电动汽车公司股票,获利至少71%;至于在购买芯片公司股票后投票支持推进投资芯片法案、抢在美国FDA公布批准辉瑞新冠疫苗紧急使用授权前购买辉瑞股票的议员们的名单更是不胜枚举。
“危机”变成投资“良机”
美国国会议员凭借自己对政策变化的了解,让自己赚得盆满钵满,利用国际上的“危机”发大财,新冠疫情、俄乌冲突等一系列“危机”均成为了他们投资的“良机”。
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爆发初期,美国多名官员进行内幕交易,根据自己所掌握的疫情情况,在疫情爆发前狂卖千万股票,精准躲过4轮“特朗普熔断”。如共和党参议员理查德·伯尔,一边表示美国在应对病毒方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准备得更充分”,一边抢先在美国四轮熔断前大举抛售。他和妻子在2月13日卖出了33只不同的股票,总价值为62.8万至170万美元。
在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前后,十多名美国国会议员在紧张地进行股票交易。有数据显示,从2月1日到3月19日,部分国会议员的股票交易额达到770万美元。美国商业内幕网站5月称,在俄乌冲突爆发后,至少20名国会议员买入雷神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股票。受益于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这两家公司的股票出现大幅上涨。
股票法是“没牙的老虎”
美国今年年初的一份民调结果显示,绝大多数美国人希望“禁止国会议员股票交易”。美国国会议员涉嫌进行内幕交易引发民愤,为什么没有法律对此进行限制?事实上,美国2012年通过《停止利用国会消息交易法案》(简称股票法),禁止议员进行内幕交易,然而这部法律只是聊胜于无,根本没有震慑力。
根据美国股票法,国会议员不得利用其职务获取的非公开信息交易股票获取私利,且议员应在本人金融交易45天内披露有关信息。然而美国股票法并不禁止国会议员及其亲属持有或买卖股票,而且即使国会议员违反该法的相关规定,处罚的力度也非常小。根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近期的调查,2020年和2021年,至少有55名国会议员和182名高级国会工作人员逾期提交股票交易报告,但是美国国会并没有公开处罚情况,因此外界并不清楚该法的执行力度。此外,过去10年,极少有人因为违反股票法而被起诉。虽然内幕交易很常见,但却难以证实。2020年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只有15%的内幕交易被发现并被起诉。
美国股票法本来就是“没牙的老虎”,软弱无比,作为“立法者”的国会议员们压根就没把这法律当回事儿,有关罚款还可以由国会自行裁定豁免。而美国国会2013年运用快速程序通过该法的修正案,取消国会议员等需要将其股票交易报告存入可搜索数据库的条款,进一步弱化了该法的监督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