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缅甸克钦独立军宣布内战开打, 最后30名中国工人获准回国

中缅边境的战火依然没有停歇——6月9日爆发的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武装之间的军事冲突仍在继续,克钦独立武装周一深夜拒绝了缅甸政府军的停火要求,宣布将在全国范围内重新开始内战。当地时间昨天凌晨3点30分左右,克钦独立武装还炸毁了太平江支流Nam Hpak Hka河上的一座临时桥梁,试图阻止政府军向中缅边境的克钦邦桑岗村的太平江水电站集结。
+ O/ E3 e6 L* |# S+ b
/ U4 R7 |; n2 j2 g$ Q6 C& V而总部在美国的一个流亡缅甸人的组织在声明中称,冲突地区有超过2000人逃往中国,还有28名中国工程师和大坝工人被缅甸政府军控制。不过,稍晚的消息称,经过缅甸政府、克钦独立武装领导人和中国当局的谈判,最后滞留在水电站的约30名中国人获准经过克钦独立武装控制的边境地区返回中国。此前,战事刚刚发生时,70名中国工程师和工人已经回国。
) v9 g7 I; E9 y- g人在德国 社区) ]8 R3 q2 |3 M1 j* o8 W8 x; M0 n5 N
炸毁水电站附近大桥
. t6 M' \7 U$ O2 @- L2 d人在德国 社区
9 b: g7 _& H, D7 kwww.csuchen.de克钦独立武装要求缅甸政府军在6月13日深夜12点前,从靠近克钦独立武装位于Laizia的指挥部附近的Hpun Pyen Bum地区以及靠近克钦独立武装军事据点的Bum Sen地区全部撤出。不过,这一最后通牒遭到缅甸政府军回绝,
3 y5 r8 d5 n$ `8 `- i人在德国 社区% F- D# }: L% E3 M$ x+ w7 X6 |
随即,克钦独立武装炸毁了与太平江水电站相连的Nam Hpak Hka河上的一座桥梁,据悉,这座桥梁属于临时性的工程建设桥梁,搭建于水电站建设时期,不过桥梁结构本身十分坚固,可以通行卡车。克钦独立武装在炸毁桥梁后表示,由于Nam Hpak Hka河位于大坝上游,目前水势湍急,人根本无法趟过河水,这有效阻止了缅甸军队进攻步伐。
6 e7 P0 ~6 ]+ V* N) I: c4 J) b0 [( l! w
克钦独立武装的军官声称,缅甸政府上周日晚上占领Bum Sen据点后,曾经发出过一个停火要求。这一据点对于克钦独立武装来说非常重要,连接着其位于Laizia的指挥部和第3、第4营。当地人声称,在Bum Sen据点和太平江上两个大坝附近,战斗仍在继续。! R) C( G# {3 {5 P

2 e! a2 P1 u5 H还有消息称,缅甸政府军出动了20辆卡车,向八莫地区增兵。双方在激战中互有伤亡。克钦独立武装还摧毁了政府军位于Momauk的一个弹药库。* L" f- V1 k* i* H
人在德国 社区, R9 ^" |- D5 h' k# s8 F0 u) N* s
克钦独立武装的发言人La Na声称,如果缅甸政府愿意撤出克钦独立武装控制的地区,他们愿意和政府合作,和平之门一直打开。
$ l; p, i0 [" B6 r
/ \$ p; D' L" I; Jwww.csuchen.de不过,目前有关这一战事的绝大部分信息,均来自于亲克钦独立武装的媒体,尚无法得到独立消息源的证实,缅甸官方也没有做出明确表态。
( T1 ^( T0 q0 Z# o/ C( t  r; V/ f+ g1 O8 P8 O4 W+ n! ^
与2009年发生在中缅边境的果敢战事不同,到目前为止,云南方面尚未受到大的影响。! ~1 O5 q0 j9 U/ P5 V
  f  p6 k, h) L  H
与克钦邦接壤的云南盈江口岸工作人员昨天拒绝直接回答是否有难民过境以及口岸是否照常开放的问题,仅表示目前工作一切正常。与克钦邦接壤的腾冲县猴桥口岸也否认有缅甸难民通过此处逃向中国境内。云南德宏州政府办公室秘书三科(负责公安边防)值班人员告诉东方早报,可能在近期会有一个书面的信息稿通报有关难民等信息,但目前尚不清楚。当地的一些酒店也声称,暂未听说过缅甸那边打仗了,生意也没有因此受到影响。
' P" z# t4 e  ~4 p: R0 e" d2 Jwww.csuchen.de
3 s4 }8 ?6 ^# u; a' _6 G# `冲突与大坝有关?
+ k/ A# \" p. s" s8 P, I- o) c0 L! R% ]" O6 J) _# o; z# p# ^3 I
不过,克钦独立武装的指挥官Gwan Maw说,冲突距离中国边境仅30公里,当地的学校已经关闭。当地的匿名消息源说:“我们认为政府军此时并不想对克钦独立武装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到目前为止,我们听说他们仅仅是想让克钦独立武装远离与中国联合开发的太平江水电站。”  Z1 H. E$ v* k) I) e

' g0 D+ W% k, E6 [人在德国 社区在泰国的缅甸问题分析师Aung Naing Oo认为,未来几周将很关键,人们可以判断冲突到底是与大坝有关还是有更深层和广泛的原因。“这里的主要问题看起来与大坝的安全有关。所有的利益相关方都被卷了进来,缅甸政府,中国人,克钦人——他们都有利益要保护。事实上,低级别的战斗已经断断续续持续了一年,因此,在某一个临界点上就会爆发危机,这是合乎逻辑的,所需要的只是一点火花和催化剂而已。”人在德国 社区* F. \4 T( a# ]$ e0 |

6 z; F  k! `% H- x7 L6 h$ [6 e公开资料显示,太平江水电站位于克钦邦境内,紧邻中缅边境,距缅甸北部第二大城市八莫40公里,距中国云南省的盈江县城和瑞丽市区分别为90公里和170公里。电站装机4台,总容量24万千瓦。电站由首部枢纽、引水系统和厂区枢纽等部分组成。该工程由中国大唐集团公司投资控股,华中电力国际经贸有限责任公司和江西省水利规划设计院参与投资建设。2007年11月16日,中国水电集团公司与大唐(云南)水电联合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京签署工程总承包框架协议书,成为太平江水电站工程总承包商,并委托中水电十四局有限公司承担包括电站全部土建施工、金属结构及机电电气设备制安检测等建设任务,工程于2007年12月19日项目正式开工。首台机组已经于2010年8月29日并网发电,最后一台机组于2010年12月31日正式投产。今年1月23日,水电站全部建成投产,时任缅甸总理、现任缅甸总统吴登盛亲自出席投产仪式。截至今年1月,太平江水电站已向云南省送电约2.5亿千瓦时,并已向缅甸八莫连续供电128天。' a3 p: x$ w6 g/ E! X
2 C! Z  {, W; \  a  K2 e
今年4月29日,中国驻缅甸大使李军华专门考察了位于克钦邦的密松水电站工地,该水电站由中电投云南国际有限公司投资。4月30日,李军华会见克钦邦行政长官吴拉炯安赛,双方高度评价中缅“胞波”情谊和睦邻友好合作,并就克钦邦与中国地方省区交往及两国有关具体合作项目交换了意见。
5 p9 J% ?# D1 {7 i4 C  z, p% }www.csuchen.de, [& t& N+ F# K5 A0 [3 `5 U
不过,这一项目的运作并不顺利,根据媒体的报道,近一两年来,在西方一些势力的活动下,克钦独立武装一直在试图干扰电站的修建和运行,多次向中国企业索要巨额款项。就在去年,克钦邦一个由中国公司联合承建的水电项目曾发生一系列炸弹爆炸事件。当地武装还就所谓水坝溃坝风险与缅甸政府和中国政府多次交涉。' [. X% ?, Q. S4 \% x' s* R, @

3 |. F) g* c3 I& g0 U人在德国 社区: V9 C) j# m. m
: Q) j! K( S( n! h: u! |$ Q5 ]

/ u( x6 M, p* \0 t3 g6 O0 b人在德国 社区去年4月7日,一群刚被招募进克钦独立军的新兵正在训练
4 }3 R, L4 _8 q) U, r$ x! r
: q' [: D8 s# a; s9 C8 t+ x  w人在德国 社区
4 ]6 C  j6 a, c) Z+ I& DKachin soldiers gather around the body of a comrade they claim was killed in fighting with Myanmar government troops in an undisclosed location near the border with China, in this undated handout photo provided by the U.S. Campaign for Burma on June 15, 2011.
Share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