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 原故宫副院长等为假古董估价24亿续:涉事者回应

2011年09月06日04:09 新京报
' k8 F1 B3 \5 A4 U* G% \- a  一套领导班子,成立了十几家公司,账面繁荣假象的背后,是从银行骗走贷款6亿多。华尔森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谢根荣,一审被认定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目前此案二审正在进行中。除了富豪的身份外,谢根荣还是位“古玩收藏家”。他托人自制的“金缕玉衣”被包括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伯达等专家鉴定价值24亿。$ M# f' n- A8 M3 E- U' m6 o4 ?
1 q, b$ d& [3 h) U6 ?
  “就是为用钱方便,向外洗出大量的现金。”曾在华尔森集团担任执行总裁的郎某道破玄机。
& g  W4 P& F3 o- L7 N人在德国 社区www.csuchen.de5 P! `4 y8 Z$ _  z- m7 e$ w4 s
  伪造555份合同骗银行6个亿1 v+ U# W% i1 D) Z3 K# y9 e

6 w  ~6 o  ]7 D7 p  @% k$ I  S  1960年出生在浙江湖州的谢根荣,案发前担任北京原燕山华尔森实业集团法定代表人,华尔森集团(未进行工商注册登记)董事局主席兼总裁。9 S  @  p$ G/ ~$ q, O! @
! P1 [  b% N5 N1 `" x
  据原来的部下称,华尔森集团下有十几家公司,基本上都是一套人马,混在一起办公,根本分不清楚是哪个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都是谢根荣,大事小事都是谢根荣一个人说了算”。
& P+ Y  N# @- l% X人在德国 社区人在德国 社区( x( C3 Z4 l9 R* Z0 N' s
  据法院一审审理查明,2000年9月,谢根荣以“东华金座”房地产项目,伪造555份房贷合同,从北京建行的5家支行,骗取贷款6.6亿余元。
3 F: i- K  }7 K6 l; m, ]
/ ~  w- Y6 v" w2 ~www.csuchen.de  领行长看“玉衣”显示实力! R% N5 K$ Y; A  ]" S

' i0 n/ m8 l* _. J9 b8 g' N, r- [www.csuchen.de  据建行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原支行行长颜林壮称,2002年,他发现“东华金座”项目有问题,于是就和副行长赵峰找到谢根荣谈。
$ N7 s: u( \1 m* Y; F) v6 N, f' g" N4 t0 I# _7 q
  当时,谢根荣提供了事先准备好的虚假企业财务报表等材料,使颜林壮等人认为华尔森集团是一个很有实力的企业。0 v  p0 h. T, X9 X

- D( j: H$ h6 \6 M  据称,谢根荣还领着颜林壮等人参观“根荣陈列馆”。他指着一件“金缕玉衣”对颜林壮说:“全世界只有两件,专家已经做过鉴定,市场估价24亿。”* P! K( R4 p) p" c5 t  _/ f
8 c- {5 d( I  D; Q" B, z
  随后,谢根荣还出示了有5位国内顶级古董鉴定专家签字的评估报告。
: h( X: s' l0 {+ e! v% Kwww.csuchen.de! d$ z+ n/ y4 E: O* a2 N" [
  最终,两名银行高层做出了个错误的决定———发放企业贷款盘活“东华金座”项目。后经法院查明累积金额达4.5亿余元。
/ u; M* r# h5 J5 mwww.csuchen.de8 [! ~" E5 V1 K9 x9 h
  直到后来审计署在审计建设银行北京市分行时发现问题,2008年3月,谢根荣、颜林壮等人被抓,至案发尚有5.4亿余元贷款未能归还。
% [- x5 y- ]: _2 x4 G- E, E
% l, v# q  R* N7 i0 q4 Y人在德国 社区  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随后谢根荣上诉,目前此案二审正在进行中。www.csuchen.de" Y- K3 |% O" o0 s! M( C
# s: e5 \* g- I: I6 y7 N
  ■ 揭秘
# d6 Q4 I2 z- D/ I; C) Pwww.csuchen.de3 u  m0 L; @; r9 B
  专家“光看不上手”估价24亿
* w- M( H1 S: f  m, z: Q/ ^+ F* H5 Z' a
; G; t9 u% }; V% m$ C5 Q7 {  据谢根荣的哥哥称,从1998年开始,谢根荣用华尔森公司的钱收集古玩。古玩大部分都是从南浔镇的江南一条街买的,大部分都是赝品,买古董的钱入公司账,入账的价格都是谢根荣定的。1 X& k& Z1 @4 X& Z

# B9 v- v# `6 j* o. d  d3 p人在德国 社区  “他给我玉片,我串成玉衣”- \% |; R# m0 |/ M
人在德国 社区, B2 w# C) q( E
  因为都从事收藏,谢根荣与北京中博雅文物鉴定中心主任牛福忠结识。
0 K& y9 F6 f; `5 |- [9 Twww.csuchen.de3 i8 t; p8 w8 z2 ]  S. Y5 l
  据牛福忠称,谢根荣有两件玉衣古董(一件“绿玉衣”,一件“白玉衣”),但实际上都是他用谢根荣给的玉衣片自己串出来的,“并不值多少钱”。
% Z: g- V( x2 S9 h5 n( n5 ~% t  N
  n1 R# f! H' a9 N3 f0 Z# m  顶级专家隔着玻璃估价24亿, @- x5 s- P& {9 }
www.csuchen.de0 U9 ], \8 z1 M3 |# ?+ Y7 p, v
  后来,谢根荣坚持让牛福忠找专家鉴定评估。/ J1 ?9 ^# F0 }* D
www.csuchen.de4 Z) o- X0 {9 s- |5 L4 V
  牛福忠称,他找了王文祥(中国收藏家协会原秘书长),王文祥又找了杨伯达(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杨富绪(北京大学宝石鉴定中心原主任教授)等人。
5 X5 ^  ~+ u/ I& D# n1 p人在德国 社区
$ `- _& y8 j" }, c$ u( {% Bwww.csuchen.de  据媒体报道,杨伯达承认当时就在装“金缕玉衣”的玻璃柜子外,“走了一趟看了看”。他说,如果是鉴定故宫博物院里的文物,肯定不能光看,必须要“上手”。
! A2 c1 w7 l2 V7 G7 K! O) w$ v, D4 k2 J5 `& e/ `
  5位专家给这件“金缕玉衣”写了个文字说明,出了一个评估价:24亿。据悉,谢根荣给了专家几十万的评估费。人在德国 社区( [& ~# K  g: {) f
# i* c- j' N2 w
  “买古董是为向外大量洗钱”
! ?: U6 b/ S* ]7 R8 Kwww.csuchen.de/ ~) v2 ]7 p7 B
  曾在华尔森集团担任执行总裁的郎某认为,公司出钱买谢根荣收集的古玩,为了让谢根荣用钱方便,“买了一些文物,用意就是向外洗出大量的现金”。其实那些文物不值多少钱,谢根荣对外号称这些文物一共值几十个亿,“一些懂道的朋友看完后都说不真”。人在德国 社区, G, h  |5 [, |9 g# M$ L
0 c6 f! Z0 H: T" D( m  {  w
  ■ 对话+ `+ N. a1 D* W1 N" ?
4 k$ j. n5 P3 ?" J7 Y! \
  昨晚,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杨伯达电话未能接通,其他参与的专家基本都已年过八旬,其中曾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史树青2007年已经过世。记者联系到当年鉴定的专家杨富绪。
6 ~- y! Z% I/ p. twww.csuchen.de+ ^+ G2 ]3 Z! P3 a) X1 i7 N
  “不是没法驳,是没考虑驳”3 |$ z8 C$ c6 X! g) T9 {/ c% w7 O

" G) P6 W+ I1 y; R( c( R5 f  新京报:为什么隔着玻璃罩鉴定?6 D. Y0 Z  e& I/ @2 ~9 L3 @. t

$ \0 \& ~, [6 Q# o0 t5 b3 n) P  杨富绪:说明那东西很宝贵,两个人如果长期在一起上班,20年、50年,隔着800米就能认出来,玉器也一样,在眼前一晃就能感觉出来,这不是故弄玄虚,而是客观事实。
& }3 A9 z) d; j! Z6 h; F" x, R
% k" K: E0 E! N* [8 I5 ^, @% j9 d  新京报:规范的鉴定程序是怎样?当时怎么得出24亿的结论的?
# A5 A5 N7 i- ^; p2 [人在德国 社区
' I0 S' @. F4 `" ]- a' s  杨富绪:一般是由正规的鉴定单位做出有说服力的报告,然后评审组给出评价,这次“评估组里有名人”,史老(史树青)、杨老(杨伯达)都在,当然要先听听他们的意见。
' t- w" n$ t4 J/ @* s' i; B3 {$ B. q+ T& `. N: d5 ]' D
  新京报:是谁说的24亿?有没有人反驳?  s: L& z# t2 H1 n2 T
0 X5 I5 H- a# D  v2 B  W
  杨富绪:如果史老说了24亿,会有人说是23吗?你想想。不是没法驳,而是没考虑驳……面子呗……不是说谁过世了就把责任推给他。黄金有价玉无价,不像买条裤子那么容易下结论。再说谁说是假的?现在谁能给这件(金缕玉衣)做定论了吗?
& r+ H! V# M0 J3 ~- i% U3 \# M; ^& L; s! Q
  新京报:鉴定是有偿的?. D1 J& d& H& c, n6 N2 B5 {
人在德国 社区7 o( k8 c- A; _2 v) E
  杨富绪:到现在我还没见过鉴定没有报酬的,但那次是我参加鉴品以来最高的(不透露具体数额)。
- j/ ~2 o# @  e2 q" z( h. a2 Q人在德国 社区
9 [; L& e" J! C4 V" s1 F, F' Xwww.csuchen.de  “现在这么说,是因人死了”
! e3 r, N, D8 I$ c4 U- P( N人在德国 社区1 A8 H! k1 ?& d, m. J! L
  对于多名当时鉴定的专家,都以“史老在场,说了24亿不好驳”为由,将责任推到已去世的史树青身上。昨日,史树青的遗孀夏玫云持不同意见。人在德国 社区1 Q* K) C. S$ p" R8 k1 Y) F7 I6 E
www.csuchen.de1 \; F5 o% N2 H! _4 x
  新京报:参与鉴定的专家说,当时收了过万的鉴定费。
5 y) ~& n; ?7 @7 lwww.csuchen.de人在德国 社区; }3 U# Z! H6 s- b$ x0 n7 V
  夏玫云:史老晚年经常被邀请出去做鉴定、开会等,如果没有具体的时间、地点我真的记不起来。
2 D$ Y, v) Z% x' @( V) d2 S% f9 I
% w- q* I& w9 @) i8 p  新京报:其他专家都说当时是听史老的,所以才定了24亿。
' F& A1 x, b7 C% o( l! `人在德国 社区
% L' ?5 L: g/ o' C  i" \www.csuchen.de  夏玫云:这是他们现在这么说,因为他(史树青)死了,我更关心他们是在什么情况下鉴定的,到底是这个(金缕玉衣)是假的,还是玉片是真的,但是是自己串起来的。www.csuchen.de& r6 ^/ J3 N5 g' o2 _

5 w3 c( `. @% W; B% t. p9 {  新京报:史老有没有可能看走眼,存在鉴定错误的时候?$ V4 R- w6 ~3 \4 n0 k

# u* Q' i6 H) @人在德国 社区  夏玫云:鉴定是一个科学认识、逐渐认识的过程,谁也不可能没有走眼的时候,十年前根据当时掌握的文献和技术认为是真的,十年后可能又会有新的认识。# v$ o: {$ J3 R6 p

3 |$ Y. V0 p" L. Y9 [. Q; X; g, q  ■ 追访
, i6 @& U6 R8 C6 J: o( ^/ |2 _9 r3 [
  P; q2 a0 v2 T  钓鱼台租房一年数百万独自办公用
0 L9 N$ C) ?% P& V# o人在德国 社区. e7 a5 y/ E& h( D6 S$ `  W# w
  谢根荣供述,最初是靠房地产起家,2003年前后资金链断裂只能靠借房贷为生,“这么多年主要就是东华金座和草岚子卖点钱,没别的收入”。人在德国 社区9 b0 O5 ]3 D- n* ?0 v% k
人在德国 社区& Z/ w5 J, t1 I3 M
  谢根荣的副手证实,华尔森集团从成立开始,一直都是靠银行贷款生存的,基本上是负债经营,通过借贷来维持公司的运转,贷款的资金成本是非常高的。人在德国 社区$ ^9 L; n/ j, E/ L, p9 w2 @

0 a! O$ e; t- @! W% Q7 Q; f人在德国 社区  个贷资金到公司账上以后,除了一少部分用于工程和支付融资的费用外,其余的大部分被谢根荣用于偿还他个人以前的债务、乱投资和他个人挥霍占有。
! H/ i3 M# f2 B6 ^: P, g8 W
3 j- U" E8 J/ A  为了突显身价,谢根荣在钓鱼台国宾馆租了一套房子办公,每年要好几百万的租金,就他一个人在那里办公;在官园买了两套房子,价值300多万,在贡院六号有一套房子,值1000万。www.csuchen.de6 ?& M- p" ~2 w( a8 n# R

, i7 n& ?7 e* o* c% A% Q  谢根荣承认,贷款得来的钱,基本都用于了投资和个人消费。他自称有三辆奔驰,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装修华尔森宾馆用了2000万,招待费有三四千万。3 p4 J& a1 U( y+ A

. A! p* d8 F. Z3 E" t  1996年至今,其在钓鱼台花了3000万元的租房费,在钓鱼台吃饭花了3000多万。www.csuchen.de2 h3 D3 ]- Z; ]* b& G
! t4 i: F4 R% B- f. r# @$ H
  此外给各地各单位的赞助约1千万;给西什库大街修路花了两个多亿;其个人购买高尔夫俱乐部会籍花了100多万;其买古玩花了1个多亿……人在德国 社区5 ~& C: {1 L9 y$ J% N

2 i! o' w( B0 {( ?www.csuchen.de  此外,谢根荣还被部下指到澳门赌博输了不少钱,同时到处乱投资,“有密云机场的一个项目,还有他老家一个什么药厂,都没做成,后来都亏了”。
7 l( I8 H5 S. p- o! B  Mwww.csuchen.de: P4 L& X) J( d1 m3 K
  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张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