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 《读懂父亲》: 元老官二代频论政,图左右大局

陳雲女兒:腐敗分子無異叛徒  2011年9月13日 星期二www.csuchen.de% f) t" }5 ^9 e# E
) W) ?' Q; P; k, c( y! t) ^# |
元老官二代頻論政 學者:圖左右大局5 O/ N6 |, G0 _3 Q: K

! a5 j7 W( a8 O0 z" V  @+ t( J【明報專訊】已故中共元老陳雲的女兒陳偉華在接受媒體專訪時,怒斥內地現在的腐敗分子和叛徒沒兩樣。身為退休中學教師的陳偉華,仍念念不忘父親教誨,強調父親為官清廉。內地近期不斷有中共元老或其後人高調發言評論時政,包括前總理朱鎔基出書、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發言批左和鄧小平女兒鄧林舉辦畫展等,有學者認為,中國經過33年的改革開放,正在一個政治十字路口,各路人馬都發表見解,想影響國家未來的命運。
; E. G" M% i" G$ g( uwww.csuchen.de
# B5 x$ o; Y0 c/ X. ?! x9 N0 F《中國青年報》報道,陳偉華曾經是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實驗中學的歷史教師,7年前退休。據陳偉華回憶,她在1966年高中畢業後,正遇上文革。於是被分配到北京郊區的懷柔山區做了10年教師。1977年內地恢復高考,她考入北師大,畢業後她被分配到國家人事部。她說,當時教師的社會地位比較低,師範招生很困難。復出不久的陳雲建議有關部門提高中小學教師待遇。所以,爸爸動員她「歸隊」,帶頭作出表率。於是,她回到學校做了一名中學老師。
6 `4 Z1 ^: o0 R& i/ m人在德国 社区www.csuchen.de7 b4 a3 [7 A- r. J. @$ |' C& Y
胡耀邦子鄧小平女近日露面6 e* y7 v- u( w# b% O  a
2 X8 f( p( g8 Y
談到時下的貪污腐敗現象,陳偉華說,「我覺得腐敗分子和叛徒沒有兩樣。」在她看來,在戰爭年代,叛徒為自己茍且偷生,沒有經受住考驗,出賣組織和同志,他們沒有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中;現在的腐敗分子性質和他們一樣,就是只想到自己,沒有想到民眾,所以,他們不能稱為真正的共產黨人,「是黨內的敗類」。- L3 l6 b# ]3 ]0 l" j
9 S  O* W/ y4 j& {' |" T, L1 d
在陳偉華的專訪刊出前,前總理朱鎔基的「講話實錄」在全國出版發行,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則在一個座談會上高調發言,直指文革結束後,中共自我批評不夠,否定文革的底線要堅持,不能突破。而已故元老鄧小平的長女鄧林昨日亦舉辦畫展,不過沒有官員剪綵致辭,她也未評論時政。$ M5 O! m5 I) p$ L% q8 W& s

3 x/ b: j1 K* a* ^, i針對這些現象,向來關注中國問題的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認為,「太子黨」中,也有許多是廉潔正義和為國家覑想的人士,享受特權的「太子黨」畢竟是少數,大多數中共元老的子女都過覑普通人的生活,他們很少腐敗,關心國家的前途,同時也繼承了先輩共產黨人的理想。- l# O7 j5 J' l% [5 Q; l

0 a( x: F3 i6 X人在德国 社区「太子黨」多清廉 批官僚特權- z( y. F$ v7 ^3 R+ B7 b2 q1 s
  @0 _$ l$ |6 h; `& e& |- x
胡星斗認為,不論是卸任國家領導人,還是他們的後人,對現狀的不滿和批評都是可以理解的,但他們的理想和實現的手段是矛盾的,因為現在的制度並不科學也不公道。胡星斗指,目前內地存在的左、右之爭僅是一種表述,不論是左或右,他們最大的矛頭都是針對官僚特權。「所以目前中國的主要任務就是要改革官僚制度。」
Share |
Share

读懂父亲人在德国 社区, b) R8 Z5 o# \( [# T

: a, o: O8 x% W7 z中国青年报  2011年09月05日/ [8 D( t) I) l( y

7 p0 g, E3 x; V0 ]' \4 P陈伟华是一位优雅的退休教师,教书一生,阅书无数。2 d3 ~# K6 I+ V. F2 g6 B9 H1 _. A0 g

! _: r- p5 l4 x& w+ l& I) Y" z" h( J    然而,父亲陈云,对于女儿陈伟华,仍旧是一部厚重的大书,每次翻开这部大书,她就会有新的感悟和体会;穷尽一生,也不一定能完全读懂它。    ( k0 w. s) y6 \% P9 o

) [+ _. L' d! d    1www.csuchen.de) z/ c0 i4 h$ U3 s# p

1 ~/ C/ Y0 i/ Q7 V    那是不久前,北京的一个清晨,7:00准时开动的G101次列车上,消瘦、安静的陈伟华坐在我隔壁的位子上;她梳着一头齐耳短发,记忆里她好像穿的是一件深色格子衫……她长得像极了她的母亲于若木,言谈话语举手投足的瞬间都传神了陈云家风——极其极其地低调。
; C# K* c/ u: `4 z9 `/ o& j  R1 J
" A# c  b( A7 {, F9 M/ e    隔着一条通道,一起同去南京参加会议的人们互致问候。当我隔着通道与同排位子上的陈伟华搭讪时,一开始真有点不习惯她默默无言的“低调”。
4 g/ Z& Y; R# x& p人在德国 社区
9 t  {; ~1 x9 M1 o6 h8 a    “陈老师,您一定也是搞经济研究的吧?”我好奇地问道。
- j' }, p5 K0 r2 Owww.csuchen.de& s9 N" \; H3 p2 Z" z
    “不是的,我是教书的,和孩子们在一起多有意思啊!”陈伟华把头偏过来回答我。
: d9 @; e  \% g6 R' l& L
" o9 y8 |& y" I+ _0 i0 G    这位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曾经的历史教师,说起自己的学生即刻神采飞扬:“学生给我寄的贺卡我都留着呢,已经一大堆了……现在还有几个经常和我联系的学生,我们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    $ a4 ~, R# W) L, L

  X7 D% q, t8 W人在德国 社区    2; Y! Y8 i- a# \1 G) ~
人在德国 社区6 Q) f* ^( @9 m% m- E
    1966年,陈伟华在北京师大女附中念完高中,正要考大学时,遇上了“文化大革命”。于是,她被分配到北京郊区,就在长城脚下的怀柔山区做了一名人民教师。这一干就是10年。
7 i# w" W1 m% ~& z) _( m
" z* o- R7 D& d& g: Cwww.csuchen.de    据陈伟华回忆,1977年还在农村工作的她,准备参加高考时,想让妈妈在北师大的朋友帮助问问复习有什么范围没有。于若木回信告诉她,你爸爸说了这叫“走后门”……后来陈伟华凭自己的实力考上北师大,大学毕业后她被分配到原国家人事部。当时,教师的社会地位比较低,师范招生很困难。恢复工作不久的陈云建议有关部门提高中小学教师待遇。所以,爸爸动员她归队,带头作出表率。于是,她毅然回到了母校北京师大女附中(后改名为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做了一名中学老师。
: a5 V! R8 ?: M8 t+ e6 B, l4 @4 [) e7 b1 P+ m; Z7 n, p
    " A/ _, Z5 S! P$ V+ R4 e) S0 E3 N1 j( q6 b
    陈云同志与女儿陈伟华合影
$ o; g4 S! q$ E6 T# l9 G* p* i- {: j, c/ c5 {
    严于律己,对所有子女的严格要求是父亲不变的品格。
: w7 T: {. ~  M) k# R% X$ }: h" h
7 Z* S( L0 T( m6 \/ r1 p9 A$ M5 {www.csuchen.de    陈伟华记忆里还有一个个不能忘记的故事——
6 c+ t* |9 c  y7 y+ u/ x+ c
4 p  s- J3 Y) _  ^% K& H3 I    那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父亲被下放到江西,在那里待了两年零七个月,当时跟着去的只有厨师、警卫员还有一个秘书。“一家7口人分散于全国各地,我妈妈下放到干校去了,我们兄弟姐妹各自去各自的地方。当时,因为爸爸的厨师生病了,就让我姐姐到江西给他做饭,照顾他的生活,我姐姐在那里待了 10个月。爸爸说:你在我这儿10个月,没有给国家干事,是为了照顾我,你不能拿国家的工资。就让我姐姐回单位以后,把这10个月的工资全部退给单位,后来单位给姐姐开了一个收据。现在这个收据还收藏在上海的陈云故居暨青浦革命历史纪念馆”。
0 x- L% g% c8 I$ H
% n$ q8 t- M0 I& L7 e8 T    从1949年进京,陈云一家在西城区北长街58号的老房子里住了整整30年。由于房屋年久失修经常漏雨,“当时机关行政部门提出要大修,爸爸不同意,说:‘房子大修要花许多钱,只要不漏雨就行了’。”
# G: ], z% \: o/ S+ Swww.csuchen.de6 \/ }; z3 c# d) z
    “有一年冬天,已近11月中旬,北京气温骤降。周总理去找爸爸,见他正披着棉被坐着办公。总理于心不忍,马上表示特许这里提前几天供暖,但爸爸一再坚持说:‘11月15日开始供暖,这个时间是我定的,我不能破这个例!’”' H% U! h* Y$ P9 v4 U7 Q! j

- ^( u% x& N2 h3 |    听了陈伟华的讲述,我被深深地震撼了——在物欲横流的当下,有谁能为了国家“牺牲”自己子女的前途?又有谁,连区区10个月工资的“便宜”都不占?唐代诗人罗隐有一句诗:国计已推肝胆许,家财不为子孙谋。用来形容陈云同志的一生真是恰如其分。
2 G0 \! p7 X: L4 f3 a
: S3 \) Z; D$ p, L: Y( m: K9 H    3
9 T1 U0 K! w' G9 ?7 m3 ]) @8 q7 f. l$ q6 P# t
    陈伟华说,她爸爸有一句名言:“领导机关制定政策,要用90%以上的时间做调查研究工作,最后讨论作决定用不到10%的时间就够了。”* [( H# O  y1 I/ ]

+ f# Y! X; u7 k: X) y    爸爸的一生最重视调查研究,陈伟华回忆说——
8 v- g1 j# z4 @; l, s! T" P. H2 gwww.csuchen.de
/ y/ Y, q0 x' Z5 X    1961年 6~7 月间,爸爸回到自己的故乡上海青浦县小蒸人民公社做调查。当时去青浦农村调查的目的,是要想方设法解决人民群众的温饱问题。当时全国粮、棉、油、肉、蔬菜的供应紧张,人民生活十分困难。父亲是主持经济工作的党的副主席,他亲自到农村深入调查研究,寻找造成困难的原因,探讨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尽快改善人民的生活。
9 v; @# P9 i: g" v/ n" K人在德国 社区
$ L  ~  `6 ?* y$ W4 y* \4 Uwww.csuchen.de    1956年11月陈云兼任商业部部长的时候,他常对商业部的干部说:“商业工作天天同人民群众打交道,管吃、穿、用,管油、盐、柴、米。不要看不起这些,这是人民的大事。我们共产党必须天天关心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
8 e' L* O8 w( Q" j8 ^( ^www.csuchen.de
$ _% K% B. F" s+ f: }    陈伟华后来听一些老同志讲,父亲还经常自己去北京的百货大楼、菜市口,还有天桥的农贸市场,一个柜台,一个柜台地走,大东西看过了,就看小东西。一次,忽然发现市场上没有卖女同志装饰发型用的发卡;就问人家为什么没有发卡?人家说公私合营以后,没有生产这个的了,生产这个发卡的钢材也没有了。父亲发现这个问题以后,非常着急,当时就给负责钢材生产部门的同志打电话,后来还写了一个条子,说你们一定要拨出几吨钢材来,给全国女同志每人两个发卡……' f3 G( y" o! [; a

! v6 W; S: n: Y% c  V    陈伟华感叹道:工作做到这种细微的程度,这样的调查研究,我想咱们现在能看到的是不多的。
* t1 l* I. i  ^" a. U' S: A& Z/ O9 H- q1 o: a
    4
; W( V  R$ r2 ~; F0 L1 O
9 s+ Q3 m2 g9 T7 Z3 o    “我觉得腐败分子和叛徒没有两样!”——说到时下的贪污腐败现象,陈伟华这样说。在她看来,在战争年代,叛徒为了自己苟且偷生,没有经受住考验,出卖了党组织和同志,他们没有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中;现在的腐败分子性质和他们一样,就是只想到自己,没有想到人民群众,所以,他们不能称为真正的共产党人,是党内的败类。; H: y0 R* e& S" H
( `% ^4 d6 x& P
    她觉得,胡锦涛总书记在“七一”讲话里有一句话讲得非常好:“每一个共产党员都要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 有人粗略统计,在总书记的这个讲话当中,大概136处讲到“人民”,平均每半分钟就会提到“人民”这个词,可见“人民”在党心中的分量。
2 P  z% C0 [: l- n$ O
6 [, \' B" t6 T- q& X: e2 f2 X    “我觉得这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是我们共产党永远要坚持的,它不仅是一条宗旨更是党的生命,坚持这一点我们党就能立于不败之地,违背了这一点,我们党将面临生死存亡的危险。”陈伟华深有感触。3 P" @4 q) d4 T5 d2 w0 b) ^

2 F# p4 x2 S* Q! F0 B/ \+ M2 e人在德国 社区    5
& E7 Q4 Q8 S1 Q0 T! wwww.csuchen.de: r0 x3 _; R% R9 r+ i7 S3 U  Z# W
    掐指算来,陈伟华退休已经7年了,但她比没退休时还要忙。她曾任北京市第九届、第十届政协委员,还经常应邀去参加一些纪念老一辈革命家的活动及各种社会活动……为了让更多人读懂父亲那一代人的革命信念,让更多人把老一辈革命者的品德风范传承下去,她依然是一名孜孜不倦的教师,依然在每天阅读父亲——这本大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