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帖由 carlo 于 2007-7-9 23:18 发表


对我而言,Strawinsky的这些作品是一场音响的盛宴,挑战人们的感官极限。春之祭给我带来的快感和刺激绝对要高于古典和浪漫乐派的作品,当然前提是必须要在现场听。但是,仅此而已,总觉得内容比较空洞。

嗯嗯,现场听比在家听CD效果要强几十倍!你会不由自主地被现场的气氛所感染,指挥演奏者的表现甚至呼吸都牵动着你的神经,每次开场时当温暖的弦乐一响起,就觉得平时紧张忙碌的心马上被融化了一样...

TOP

其实我是想说chopin的音乐中所散发出的沙龙气息.
不过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弹出那股味道来呢.

TOP

原帖由 sunrisesunset 于 2007-7-10 19:05 发表

嗯嗯,现场听比在家听CD效果要强几十倍!你会不由自主地被现场的气氛所感染,指挥演奏者的表现甚至呼吸都牵动着你的神经,每次开场时当温暖的弦乐一响起,就觉得平时紧张忙碌的心马上被融化了一样...


呵呵,我上次是在Philharmonie Koeln听的Le Sacre du Printemps, Mehta指挥的VPO.
其中打击乐扑面而来的气势真是令人瞠目.
想想那低音大鼓......我现在头皮还发麻呢.

TOP

原帖由 carlo 于 2007-7-10 19:13 发表


呵呵,我上次是在Philharmonie Koeln听的Le Sacre du Printemps, Mehta指挥的VPO.
其中打击乐扑面而来的气势真是令人瞠目.
想想那低音大鼓......我现在头皮还发麻呢.

哈哈,可以想象,有心脏病的应该不能去听的吧,不过很过瘾哦
其实无论什么音乐,对我而言,旋律美是最重要的,所以古典的话最钟爱老柴和肖邦,老柴能创作出那么多旋律优美的作品很容易理解,因为俄罗斯民族的民间歌曲曲调都是非常优美的,但是肖邦呢?不知道那些美妙的乐句他是怎么想出来的...很喜欢他的一首夜曲-Nocturne in B Flat Minor, Op. 9, No. 1,那几个细若游丝的起始音符,马上就把你打动了,那份静谧安宁的感觉,是听别的曲子感受不到的...
很想知道你对莫扎特有什么感觉,古典时期的其实我也不大会听,觉得有些太生硬拘谨了,口味还是比较集中在浪漫时期 ,但是莫扎特对我而言是很特别的。

TOP

老柴偶也稀饭

TOP

回复 #64 sunrisesunset 的帖子

至于Mozart,有点一言难尽的感觉。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从没有集中、系统地听他的作品。因为他的音乐曾经给我带来了千篇一律的感觉。有人说那是一种纯净的欢乐,甚至只有孩子和老人能体验到他的真谛。最早迷恋的是他的单簧管协奏曲第二乐章,我实在不知如何用语言形容那种美丽——简直就是令人窒息的美丽。但是,我最欣赏的还是那丝隐藏在美丽旋律背后的忧伤,其实我觉得音乐最大的魅力就在于此。还常听他的《安魂曲》,因为那是他为数不多的具有悲剧性因素的音乐。歌剧最喜欢魔笛,觉得这部歌剧从头到尾每个音符都很耐听,不象费加罗或Don Giovanni总要挑其中的咏叹调。
最近恰好在听他的钢琴协奏曲,对其中的第9号和第23号最有感觉。

TOP

回复 #66 carlo 的帖子

感觉你好象比较喜欢忧伤深沉的音乐:naughty:
我通常喜欢明朗一点的,所以《安魂曲》这样的东西,通常都没有耐心从头到尾认真听完一次,压迫感太强烈了 我也最喜欢魔笛,最初是因为那首惊人的夜后的咏叹调,仿佛天外之音!钢协最喜欢第20号,一开篇就很喜欢,紧张震慑人心的感觉,很富戏剧性,向蕴含着一种无名的坚韧的力量...刚开始听的时候还以为CD印错了,明明是宏大的交响乐嘛,干嘛说是钢协,直到钢琴出来 弦乐四重奏K.516也很不错的觉得。我一开始也是从一些很流行的开始听的,像21号钢协,小夜曲等。美则美矣,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纯粹就是慕了天才的名想去了解一下。了解多了,也觉得相当单调,好像老是在重复一些节奏和旋律。
直到有一段时间,(很久很久以前了哈),非常低潮,简直患了自闭症似的,迷惘困顿,完全失去动力和方向,也不想与人交流,以前是就算不开心时不喜欢跟人交流,音乐是每天都不能少的,但是那时候什么东西都听不进去,特别是有人声的东西更听不得,一听就很烦躁,其他平时喜欢的旋律美好的古典曲目,也是听两下就厌烦了。后来无意中买到一盒莫几部钢协选段的合集,竟然听下去了,而且总也听不厌的感觉,觉得很神奇, 就到处收集他的作品,无论是小夜曲,各种协奏曲,四重奏,交响歌剧都拿来瞎听,以前觉得平淡单调重复的乐句,竟然都能心平气和地认真听下去,很安定明净的感觉,慢慢地从平淡中听出了冲突,甚至听到了一种蓬勃不屈的生气,蔓延充斥在他几乎每一首作品里。后来我总对好友说:是莫扎特的音乐让我听出了希望。
很多人都知道莫扎特的生平是很困顿坎坷的,结局也非常凄惨,但他就像个心无城府的孩子,永远怀着天真戏谑的心,他的音乐也总是这样,永远是明朗纯净的,就算有阴霾也是一闪而过,然后又是满目的阳光,呵呵,carlo你也听出了隐藏在欢乐背后的忧伤。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呢?也许,最深沉的悲哀和忧伤是从不会被表露的吧,而那通过欢乐来表现的悲哀又是怎样的一种境地呢?身外的困苦和内心的明净天真是可以如此不协调但又实实在在地存在着,这对遭遇困境的人不失为一种启发。
曾特意问过一个学钢琴的朋友弹琴的感受,她专修方向是莫扎特,说要真正表达好他的作品是很难很难的,比弹其他人的难多了,处理的浅了,就糟塌了作品,听众也会觉得作品很平凡单调,但要真正表达作品的思想,并准确传达这些思想给听众需要很深的功力,而这是表面上看不出来的,不象其他的很多作品,很多时候是演奏者做秀做出来的,这个我还是很相信。

[ 本帖最后由 sunrisesunset 于 2007-7-10 23:47 编辑 ]

TOP

回复 #67 sunrisesunset 的帖子

呵呵,觉得这个贴子仿佛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不少感受.

TOP

原帖由 sunrisesunset 于 2007-7-10 23:44 发表
感觉你好象比较喜欢忧伤深沉的音乐:naughty:
我通常喜欢明朗一点的,所以《安魂曲》这样的东西,通常都没有耐心从头到尾认真听完一次,压迫感太强烈了 我也最喜欢魔笛,最初是因为那首惊人的夜后的咏叹 ...


没错,我的确最欣赏忧伤深沉的音乐, Brahms, Schubert, Schumann, Rachmaninov, Scriabin, Mahler都是我的挚爱.

而Bach的一些钢琴作品最能使我进入所谓的无我之境, 读书学习的时候听听不会影响工作效率,更不会为此太多地分神. 最近常听他的Goldberg Variationen和英国组曲第二,第三号. 发现Bach的作品居然也可以那么浪漫. 其实我最早接触的Bach还是Jacque Loussiers改编的爵士版. 回过头来听原作有时还真有些不对劲呢.

我也曾不太喜欢Mozart,觉得他的音乐太过平淡,缺少大悲大喜的戏剧张力. 最近意识到了要对其进行再认识的必要性. 也许是发现了"最深沉的悲哀和忧伤是从不会被表露的吧",也许和自己年龄的增长有关吧. 说到安魂曲嘛,其实我是对所有的宗教题材的作品感兴趣的,所以Mozart也没放过.最近刚收了一套Barenboim(自弹自指)和柏林爱乐的Mozart 钢协, 正在一首首地细细品味. 刚刚爱上了其中的第15号, 非常喜欢第三乐章中如泉涌般流淌出的旋律和其跳跃性的舞蹈性节奏. 听了太多浪漫乐派的东西, 大概耳朵已经有些麻木了, 所以一听到这么欢畅的音乐竟有些难以自已的兴奋! 真是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TOP

Fussfun,有好事等你~

http://www.csuchen.de/bbs/viewthread.php?tid=257937&pid=810093291&page=3&extra=page%3D1:flyheart:

[ 本帖最后由 sunrisesunset 于 2007-7-11 12:35 编辑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