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便推荐一下旅法华人作曲家陈其钢的<蝶恋花>.

作曲家尝试将京剧青衣作为一个独立声部和女高音、民族乐器共同溶入西洋管弦乐队的音响,用以描绘女性的九种不同情绪。非常有趣的听觉体验。

下面的往站里有片段试听:

http://www.chenqigang.com/chenqigang/chenqigang/lingting.htm
Share |
Share

TOP

原帖由 carlo 于 2007-7-12 00:18 发表
顺便推荐一下旅法华人作曲家陈其钢的.

作曲家尝试将京剧青衣作为一个独立声部和女高音、民族乐器共同溶入西洋管弦乐队的音响,用以描绘女性的九种不同情绪。非常有趣的听觉体验。

下面的往站里有片段试听 ...

这个有意思,听来非常抒情优美,还有些幽怨的感觉。
“京剧中青衣的表演庄重娴静,秀雅柔婉,以唱功为主,一般说来,青衣的唱腔旋律优美,细腻婉转。“

TOP

回复 #22 sunrisesunset 的帖子

他的《逝去的时光》(为管弦乐团和大提琴谱写的)也很值得一听,作品以古曲梅花三弄的一个动机为素材发展而成。网上试听的那个片段是全曲的高潮部分,听来颇具跨越时空的历史沧桑感。顺便提一下,这个版本担任大提琴独奏的是马友友。

TOP

回复 #23 carlo 的帖子

真的啊?!爱死马友友了 本来最爱钢琴,后来因为他也爱上了cello, 那音色,仿佛是从心底最深处发出来的,而大提琴在他手上仿佛已经不是一件笨重的乐器,而是其身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给人物我难分的感觉。

TOP

哈哈,原来你喜欢Yo-Yo Ma 啊。他最近搞的好象都是Cross-Over的东东了,我对那个Silkroad Journeys印象很深,使用了很多世界音乐元素。

TOP

原帖由 sunrisesunset 于 2007-7-12 14:10 发表
真的啊?!爱死马友友了 本来最爱钢琴,后来因为他也爱上了cello, 那音色,仿佛是从心底最深处发出来的,而大提琴在他手上仿佛已经不是一件笨重的乐器,而是其身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给人物我难分的感觉。


呵呵,大提琴估计是最容易和演奏者“物我难分”的乐器了。
这个也和演奏姿势多少有点关系——总觉得演奏者在和自己心爱的人深情拥抱。

TOP

原帖由 carlo 于 2007-7-12 14:31 发表


呵呵,大提琴估计是最容易和演奏者“物我难分”的乐器了。
这个也和演奏姿势多少有点关系——总觉得演奏者在和自己心爱的人深情拥抱。

嗯嗯,真的呢,呵呵,再加上无比陶醉和肉紧的神情,一看这架势就被感动了三分了
不过也看过不少大提琴手强作物我难分状的,感觉很做作,别扭极了,只有感情和技艺都达到一定的水平才能达到那种融合的状态的吧

TOP

小马拉琴的神情还是算比较夸张的了,我这有张他和Perlman, Barenboim和柏林爱乐版的Beethoven三重协奏曲dvd,他在里面的表现就很疯狂。
不过,和郎朗比起来,就算是小巫见大巫了,哈哈

TOP

原帖由 carlo 于 2007-7-12 15:15 发表
小马拉琴的神情还是算比较夸张的了,我这有张他和Perlman, Barenboim和柏林爱乐版的Beethoven三重协奏曲dvd,他在里面的表现就很疯狂。
不过,和郎朗比起来,就算是小巫见大巫了,哈哈

大巫那个有点受不了
俺还是独爱俺家小巫 ,一开始看到是觉得很夸张甚至搞笑,后来听多了反而觉得很贴切自然,那个DVD一定要搞来看看,据说他在生活中是非常爱笑开朗的人,还没见过他疯狂的样子呢

TOP

回复 #29 sunrisesunset 的帖子

呵呵也没那么夸张了,就是觉得他太投入、太忘我了。

其实我觉得只要不影响音乐的表达,那些所谓夸张的表情动作是可以接受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