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向孩子的屠刀与悲剧的车轮(做好了和谐的准备)

从郑民生不断割断小孩子的脖子开始,悲剧的车轮就开始转动。    很快,他被判处了死刑立即执行——有关这个案子,我们的记者在派出两天后被宣宣强令召回——后来的待遇可想而知,不能自采,不能评论,只能发新华的稿子。有时候真的觉得很可悲,也可笑,就算自采了又怎么样,就算评论了又怎么样,很多事情说透说明白了难道会有什么坏处,藏着掖着就能天下太平?
    自然太平不了。在所有媒体都被迫自我阉割的时候,第二桩针对小学生的屠杀又来了,紧接着又是第三桩、第四桩……不是小学,就是幼儿园,全部都是手无寸铁无力抵抗的孩子——我们的待遇还是那样,泰兴的屠杀后,同事还在飞机上,禁令就到了,宣宣,我在梦里跟你娘亲热100回,用SM的!
    开始我以为,是不是因为媒体的报道,让更多丧心病狂的凶徒能够按图索骥,实现他们的冷血屠杀?后来发现不对,其实大部分媒体根本没说什么,他们跟我们一样,被这一连串的血案串在耻辱柱上——对,我们不能报道不能评论,连哪怕饱含仇恨的痛骂都没有一声——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就是一群不要脸的观众,看着那些凶手在接连登场表演,还被迫保持沉默。
    当每个人都次第沉默的时候,悲剧的轮子就已经开始转动了。它第一个碾碎的,是那些可怜的孩子,还有他们父母的梦,然后是郑民生,然后是第二拨孩子,然后是第二个凶手……最后,最后被碾碎的一定会是宣宣的孩子,没错,当然在宣宣的孩子被屠杀的时候,我们也是不会说什么的,我们也会在一旁安静地看着那些幼小的生命消失,然后看着宣宣发疯,就像泰兴那些父母一样疯掉,或者说,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早已经被碾碎了。
    有时候我对这个国度充满了希望,因为它有5000年的历史,尽管满是波折,但是有关礼义仁信的教诲还是深藏在骨子里,但是有时候我对这个国度又充满了失望,因为哪怕5000年中无数先贤已经用王朝更迭的历史留下了那么多古训,但是却依然有人固执地重蹈覆辙,不让人看,不让人说,不让人想,天下就会太平?
    刺向孩子的屠刀当然可恶,民众至少需要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那么残忍,为什么残忍的都是40岁左右、学历不高、收入不稳定的男性,为什么他们会采取这么极端的方式报复社会——社会究竟对他们做了什么?
    住房?我想这拨人如果有房子,也不会是太好的房子,商品房他们绝对买不起,想都别想。医疗?他们肯定付不起医疗费。教育?他们都没有受过太好的教育,或者说,在最需要教育的时候赶上了最乱的时候。工作?没受过教育哪儿来什么正经工作……
    最可怕的是,在这个有5000年历史、从来都存在阶级分层的社会,从来没有哪个时期像现在这样,赤裸裸地拜金、明目张胆地看不起社会底层、以及毫不掩饰的以穷为耻!
    1949年以后的中国,意识形态上的霸道几乎摧毁了过去5000的历史积淀,表面上你看到的是怎样一个风调雨顺的美好世界啊,连王家岭都能救出115个矿工来——可是你当我这么多年的记者白当的么,透水煤矿里泡8天还能唇红齿白还能有力气鼓掌结果暴露了抹黑的手掌以下的肤白如雪——谎话说100遍,你就以为真的是事实?
    现在的中国,是没有缓冲层的,无论是社会还是我们的伦理道德,一旦出现尖锐矛盾,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缓冲的余地。这缓冲是什么?它应该是信仰,应该是慈善,更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同情,最应该具备这种同情心的,恰恰是永远伟光正的政府部门。可是为什么我却总看到弱肉强食和与民争利?
    悲剧的车轮一旦转动,就很难停歇,最后倒下的谁知道是不是高坐在车上的人呢。
Share |
Share

俺的一个北青报的朋友写的,转过来,权当备份。

TOP

不错,很能解释现在中国到底怎么了...没事,亚琛论坛的服务器不在中国,共党没什么办法

TOP

TOP

本帖最后由 qiugou 于 2010-5-4 15:05 编辑

毛主席教育我们 要以矛盾的观点一分为二地看问题

我们今天任何问题都可以一分为三看:


按左派的标准:一切都是邓笑贫的猫论导致一切向钱看,资本主义灭绝人性的贪婪摧毁了中国人的价值体系
加个图佐证下:
a.jpg
2010-5-4 13:55

70年代中国人上公交……自觉排队啊!

按CCAV传媒(酱油派)的标准:本文章不公正 不客观 夹带私货,挑起社会矛盾 不是好媒体……

按右派标准:

看看俄罗斯版的杨佳 世界上都这样鼓励大闹大解决:

一起空难让俄罗斯建筑工程师维塔利刹那间失去了爱妻和一双儿女。面对试图推卸责任
的航空调度公司,愤怒的他跨越国境,到瑞士手刃失职的调度员。
他对妻儿的挚爱,让无情的司法制度为之动容,轻判他8年监禁。入狱3年后的2007年11
月12日,维塔利被提前释放回到俄罗斯。

  莫斯科的夜晚,寒冷的空气中充斥着潮湿的气息。空旷的街道上,稀疏的路灯发出
惨白的光。尤里"卡洛耶夫推开住所沉重的铁门,家人鱼贯而出。片刻后,一辆小汽车
卷起地面上的泥水,朝多莫杰多沃机场驶去。一路上,不断有车辆汇集而来,大家要把
维塔利"卡洛耶夫接回家。11月12日夜,整个俄罗斯注视着多莫杰多沃机场,注视着被
称为“复仇者”的维塔利"卡洛耶夫的回家之路。

  1.让人心碎的午夜

  “维塔利是个善良的建筑工程师。”在俄罗斯北奥塞梯首府弗拉季高加索,熟悉他
的人都这样说。拥有贤惠的妻子,养育着一双儿女,生活富足……在维塔利看来,这样
的生活足够了。然而,一个让人心碎的午夜,让这样一位彬彬有礼的中年男子跨越国境
,制造复仇血案。

  2002年7月1日晚,俄罗斯巴什基尔航空公司的一架图154客机,正向目的地西班牙
巴塞罗那飞去。这架飞机上的主要乘客,是一群准备去度假的俄罗斯孩子和他们的父母
,飞机上充满了孩子们的欢笑声。不过现在,飞机上安静下来了,经过几小时的飞行,
孩子们有些疲惫,窗外的夜色成了催眠剂。维塔利的妻子斯韦特兰娜,照顾着两个孩子
,11岁的儿子康斯坦丁和4岁的女儿季阿娜已经进入梦乡。斯韦特兰娜和儿女此行的目
的,是去看望正在西班牙工作的维塔利。

  此时,在瑞士苏黎士空中管制中心,值班的航空调度员彼得"尼尔逊正在两个工作
台之间巡视。另一位同事临时离开,他不得不来回照应。

  当晚23时29分,德国慕尼黑管制中心把对这架客机的管制权,移交给瑞士苏黎世管
制中心。6分钟前,一架属于敦豪公司的波音757货机,获准飞往德国斯图加特。

  “BTS2937(图154的航班号),立即下降高度。”当晚23时34分,彼得"尼尔逊觉
察到碰撞危险后,慌忙向图154航班发出指令,图 154航班随即降低高度。但彼得"尼尔
逊没有注意到敦豪货机同时向控制台发出的下降报告。43秒之后,在德国和瑞士交界的
博登湖上空,两架飞机相撞。

  2.他要让责任人谢罪

  噩耗传来,维塔利失魂落魄地赶往坠机区域——博登湖的德国一侧。他是第一个赶
到那里的遇难者家属,由于没来得及与现场指挥部门沟通,负责现场保护的警察拒绝让
他进入警戒区域。本来能讲德语的维塔利,语无伦次地哭喊着、挣扎着往里闯,直到德
国警察意识到他是遇难者家属。

  目击者这样形容这起事故:“两个巨大的火球从天上掉下来,很多燃烧着的物体甚
至尸块也这样掉下来。”飞机残骸和遇难者的遗体分布在大片的区域里,维塔利在救援
人员的陪伴下,艰难地挪动脚步。当他们找到维塔利4岁的女儿季阿娜的遗骸时,维塔
利几乎崩溃了,甚至失去了看妻子最后一眼的勇气。

  事故发生后,瑞士苏黎士空中管制中心称,图154客机的飞行员对降低高度的指令
反应迟钝,导致客机同货机相撞。空管中心所属的空中导航公司透露,他们曾多次要求
图154降低飞行高度,但飞行员对此置之不理。当它终于下降时,迎面飞来的货机也开
始下降。空中导航公司地区控制中心的负责人在记者招待会上称,瑞士导航员彼得"尼
尔逊具有多年的导航经验,他当时“正确地启动了正常的躲避程序”。

  但是,俄罗斯和德国方面的调查报告对此并不认同。维塔利逐渐从痛不欲生中摆脱
出来,要为妻儿的死讨个公道。维塔利数次找到瑞士苏黎士空中管制中心,对方的态度
从置之不理转为试图破财消灾。这让维塔利相信,事故是“人为”的,他决心让责任人
谢罪,为家人报仇。

  3.从受害者变成罪犯

  2004年2月24日傍晚,苏黎世郊区克洛腾镇列巴维戈大街26号门外,来了一个中年
男子。“我想找彼得"尼尔逊。”通过门口的对讲机,尼尔逊太太知道来人要找自己的
丈夫。“彼得,门外有人找。”尼尔逊太太上楼让丈夫出来接待客人。不多时,尼尔逊
太太听见门口传来争吵和打斗声,当她从楼上跑下来的时候,发现丈夫倒在了血泊中。

  随后赶到的医生证实,彼得"尼尔逊身中数刀身亡。警察迅速封锁了小镇。当年2月
25日,瑞士警察在苏黎世的一家酒店里抓获了正准备乘飞机返回俄罗斯的48岁的犯罪嫌
疑人维塔利,并在他身上搜出了包括彼得"尼尔逊在内的瑞士空管人员的资料。

  面对警察,维塔利很平静,他表示自己做了该做的事情。得知尼尔逊太太和孩子们
更换了住所时,维塔利平静地表示:“我不会去伤害他的妻子和孩子,因为过错是他一
个人的。”

 4.“拷问心灵”的庭审

  为妻儿报仇的维塔利,得到了俄罗斯人的普遍同情,人们发起了一场解救维塔利的
运动,甚至向外交部门施压,希望政府出面为维塔利说话。
俄罗斯官方于是通过多种渠道与瑞士政府和司法部门沟通,希望将维塔利引渡回国接受
审判。不过,瑞士司法机构没有同意。经过一年多的调查,瑞士检察机构以“蓄意谋杀
罪”正式向瑞士联邦法院起诉维塔利。

  2005年10月26日,法院宣判了此案。这天,法院的旁听席上坐满了人。德国一家报
纸用《对心灵的痛击》为题,记录了宣判前法官和维塔利的对话。

  “这个不幸事件重创了你的生活。你说过,它把你的生命推到了尽头。是这样吗?”

  “是的。”

  “你亲自鉴别了自己孩子的遗骸?”

  “我的孩子是遇难者中最小的,他们的遗骸几乎不用鉴别。”

  “那你妻子的呢?”

  “我没有能力再看她一眼。”

  “控告中指出,为妻子和孩子报仇成了你生命中惟一的目标。是这样吗?”

  “这是我能为他们做的全部。”

  “你曾说,每天早晨,你都要把妻子和孩子的照片拿出来看,夜晚也是如此。是这
样吗?”

  “是的。”

  这时,维塔利出示了一份2003年11月11日的协议,协议由瑞士空中导航公司出具:
“空中导航公司决定为事故的遇难者提供额外赔偿,每个遇难的孩子赔偿5万瑞士法郎
,遇难的父母,每人赔偿6万瑞士法郎。作为交换,遇难者家属放弃追究本公司的任何
权利。”维塔利表示,正是这份协议,促使他在 2004年2月来到瑞士,向空中导航公司
和彼得"尼尔逊讨个说法。

  维塔利向法官和旁听席上的人们讲述了自己与彼得"尼尔逊的那次会面。

  “我找到了他,但他不准备为过失承担责任。我拿出了孩子的照片,对他说‘这是
我死去的孩子,希望你想一想,如果你看见自己的孩子在棺木中,你是什么感受’。”

  “这导致了你的愤怒是吗?”法官问。

  “是的。他们居然试图用一纸协议让我出卖亲人的尸体!这绝对办不到!这是对遇
难者的亵渎!”

  “你为什么要到瑞士来?”

  “我要让空中导航公司向我的家人谢罪。”

  “你对与彼得"尼尔逊的会面有什么期望?”

  “让他道歉。”

  “你怎样介绍自己?”

  “介绍自己?如果他不知道我是谁,为什么打我,为什么扔我装着照片的信封?当
他把我妻子和孩子的照片抛开的时候,我感到妻儿的尸身在坟墓中被翻转,甚至被从棺
木里抛出来。”

  “当时你做了什么?用刀刺向他?”

  “关于这个我不想再说。”

  此刻,法庭上沉默下来,可以听见阵阵呜咽声。

  5.“复仇者”回家

  2005年10月26日,瑞士联邦法院判维塔利“蓄意谋杀罪”成立,判处他8年监禁。
今年6月,法院将维塔利的刑期减至5年零3个月。今年11月8日,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决定
提前释放维塔利。

  维塔利被释放的消息立刻充斥了俄罗斯主要媒体。11月12日,维塔利的大哥尤里得
到维塔利即将回国的消息后,匆忙联络亲朋,准备到机场迎接弟弟。维塔利的姐姐准备
好丰盛的家宴,等着弟弟回来。

  在从瑞士飞往俄罗斯的航班上,俄罗斯电视台的记者采访了维塔利。“我不觉得瑞
士人都是坏人,在监狱里我交了瑞士朋友。”维塔利说。俄罗斯电视台还报道了一位瑞
士老太太,3年来坚持给维塔利写信,劝他好好活下去的故事。维塔利说:“即使不看
发信人是谁,我也知道哪些信是那位老太太写来的,她总在信封的一角画一个金灿灿的
太阳,希望我今后的生活永远在阳光下……”

  莫斯科多莫杰多沃机场。今年11月12日23时24分,随着闪光灯一片狂闪,眼里噙着
泪花的维塔利出现在众人面前。

  经过两天的调整,维塔利回到了弗拉季高加索,在下飞机的一刹那,他再次落泪。
机场附近站满了迎接他的乡亲。当数不清的人们陪着维塔利连夜来到他妻儿墓地的时候
,维塔利第三次流泪了。他把脸贴在冰冷的墓碑上,用有些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墓碑上
妻儿的遗像,任泪水流淌。

  在维塔利刺杀空管员彼得"尼尔逊的3个月后,博登湖空难调查逐渐落幕,瑞士政府
正式向俄罗斯道歉。时任瑞士联邦委员会主席伊奥杰弗"戴斯,在一封公布在瑞士驻俄
罗斯大使馆网站上的信中写道:“我代表瑞士联邦委员会向您表示歉意,瑞士方面在这
场空难中犯了许多错误。请普京总统放心,瑞士方面将调查事故责任人,并将采取包括
刑事诉讼在内的一切措施。”

  今年5月在瑞士比拉赫市举行的法院听证会上,空难案的8名被告拒绝承认自己的罪
过,将责任推到已经被杀害的调度员彼得"尼尔逊身上。今年9月4 日,比拉赫市地区法
院确认,苏黎士空管中心所属空中导航公司的4名雇员,在空难中犯有过失杀人罪,其
中3人被判处12个月监禁,缓期执行,还有1名被罚款,另外4名被告被宣布无罪。

TOP

资本主义灭绝人性,那姚桐斌被活活打死算哪门子人性

TOP

纯粹为了反而反 没啥意思
挺讨厌那种抒情的 但是一点实在货都没有的东西

TOP

本帖最后由 baggiar 于 2010-5-4 16:09 编辑

现在大概是中华5000年以来,风纪最差,民众心理压力最大的时候。我们看不到能去相信什么。没有了信仰的民族,除了钱和权力。
撒谎的坏处就是你必须用更多的谎言去维系之前的谎言,所以话语权很重要,宣宣怎么会放权呢。还有宣宣的孩子才不会有事呢,活着好好的,悲剧注定是弱势群体的符号。

等吧,等物价大波动了,社会也要变了,历朝如此,天朝也不例外。
你不关心社会,怎会关心他人。

TOP

当中华跳出专制更替的圈圈后,我们一定能强大到领导世界。到时没美国什么事了,都来中国留学吧!我们aps他们!
你不关心社会,怎会关心他人。

TOP

现在大概是中华5000年以来,风纪最差,民众心理压力最大的时候。我们看不到能去相信什么。没有了信仰的民族,除了钱和权力。
撒谎的坏处就是你必须用更多的谎言去维系之前的谎言,所以话语权很重要,宣宣怎么会放权 ...
baggiar 发表于 2010-5-4 16:03


do you know 1949? may be you say it happened long long ago,  it is just history.

well, what about 1960? and 1966? may be you say all of them were covered, nobody knows the truth.

Ok, at last you must know 1989 right? If you say you are too young to understand  or you were in TW at that time, I could only say you are right, today may be the worst time in chinese history...
CSUCHEN--追逐你的梦想

猪qoko如是说:

忠于自己心中道德的人其实是最自私的,因为她\他可以为了道德而什么都不顾。

TOP